第六百二十五章 叛变_剑来(烽火戏诸侯)小说在线阅读-UU小说网

陈清都看了眼陈平安。  陈平安立即收起“那把”尚未命名的飞剑,心意一动,根本不见任何剑光,所有飞剑直接隐匿于关键气府,最终凝聚合拢为一剑。  这种近乎完全无视光阴长河阻滞的飞剑往返,其实十分没道理。  这要归功于这把本命飞剑,置身于另外一把本命飞剑营造出来的小天地当中,两者神通叠加,才能够拥有这种神出鬼没的效果。  练气士机缘巧合之下炼化的本命物飞剑,终究是其他剑修遗物。与剑修自己的本命飞剑,双方有着形神之别,差距之大,有如天地之隔。  前者哪怕已经大炼,依旧属于半个身外物范畴,后者却是名副其实的性命攸关,拥有种种匪夷所思的本命神通。  松针咳雷是恨剑山仿剑,无需多说,更多是配合符箓之法,被纯粹武夫陈平安用来逃命或是搏命。  初一十五,是实打实的上古剑仙遗物,可哪怕被陈平安大炼之后,依旧无法施展神通,出剑之精妙,只能停滞在极快、坚韧、锋锐这个境界上,所谓的暴殄天物,不过如此。只是穷尽人力心力之后,依旧止步于此,陈平安这么多年也不至于自怨自艾。  陈平安收起了另外一把本命飞剑的玄妙神通,演武场上,这座笼罩陈平安本人与老大剑仙陈清都的小天地,消散一空。  白炼霜站在远处廊道那边,老妪确定了心中猜测之后,扭过头,伸出手背,擦了擦眼角。  其实陈平安先前好似梦游一般,离开宁府密室,老嬷嬷就已经察觉到了异样,但是当时陈平安浑浑噩噩,并未完全清醒过来,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不但已经养出了一把本命飞剑,更不清楚这把飞剑已经现世,并且施展出本命神通,开始庇护主人,故而陈平安行走之地,四周便是一座近乎天然的小天地。  白嬷嬷瞧见了那位老人,惊讶程度不亚于自家姑爷终于养出了本命飞剑,她赶紧弯腰抱拳,向老大剑仙恭敬行礼,然后默默离去。去时路上,老妪抬手不停。 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,先向老大剑仙抱拳,再作揖致礼,却无言语。  尽在不言中。  陈清都双手负后,缓缓登上那座斩龙崖,陈平安紧随其后。  陈清都边走边说道:“她最早有恩于人族,这本老黄历,我还记得住,记了万年之久。你第一次来到剑气长城的时候,我其实就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,三座窍穴,虽然已经没了她那三缕剑气萦绕盘踞,但是那股气息,我最熟悉不过,毕竟我之剑术,正是得自于她的上一任主人,不过我除了担心这是幕后人的谋划之外,也有私心,我陈清都还人情,该怎么还,何时还,我自己说了算。所以假装看不见她那点暗示,既不亲自为你重建长生桥,也不会为你养出本命飞剑出半点力,为的就是还能有一场万年之后的重逢。我是欠她的人情,不是欠你陈平安的。她若不高兴,来剑气长城找我便是。”  陈清都坐在长椅上,坐在那边,面朝南方,可见剑气长城的墙头,老人感慨道:“多少古人,都是我的故人,甚至是晚辈,多少远古神祇、蛮夷大妖,都是我的敌人,甚至是剑下亡魂,此中大寂寥,你不会明白的。”  陈清都笑道:“很多年没有这么远看城头了。记得刚刚建造起来的时候,我曾站在如今的太象街那边,与龙君、观照两位好友笑言,有此高城,可守万年。到底是做到了。”  陈清都转头望向陈平安,欣慰道:“今日之造化,不是你跟人求来的,也不是任何人施舍给你的,只是你自己争来的。”  陈平安起身抱拳说道:“还是要感谢老大剑仙的传道护道。”  陈清都说道:“真要这么说,倒也勉强说得过去。只不过以一个好结果去看过程,处处善意。以一个糟糕结局回头看人生,处处恶意。”  陈平安笑道:“晚辈只是就事论事,挑好话说,许多怨气,没胆子与老大剑仙絮叨罢了。”  这是大实话,依然就事论事的话,如果第一次在剑气长城,就顺利重建了长生桥,更成为一位剑仙胚子的剑修,就没有那么多的意外,不需要背着一把长气剑,去桐叶洲去找东海观道观,可能也就没有了之后的老龙城厮杀,不会有那场境界不够、只能修心来凑的书简湖问心局,骸骨滩被京观城高承与贺小凉联袂布局的命悬一线,以及之后吃力还不讨好的力扛天劫,诸多种种皆无,就会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番风景了,至于是那种人生,更好还是更坏,反正已经没有机会知晓。  还有剑气长城今天的这个困局,真要唠叨,陈平安能够跟老大剑仙掰扯好几天。  陈清都点点头,“你小子别的不说,长辈缘还是有一些的。”  陈平安小声问道:“我那件咫尺物,何时能够重新打开?战事一紧,我肯定要陪着宁姚他们一起离开城头厮杀。”  话只说一半。  还有一半,当然是少了一件咫尺物无法使用,会耽误我捡破烂挣良心钱啊,若是扛着大麻袋东奔西走,顾见龙之流,那还不得公道话一箩筐。  陈清都疑惑道:“这种芝麻绿豆大的事情,你不去问晏溟,问我做什么?”  陈平安一开始将信将疑,总觉得以晏叔叔的行事风格,能够被老大剑仙钦点,帮着自己偷渡倒悬山敬剑阁,怎么可能会使得一件装有剑仙画卷的咫尺物,出现如此大的纰漏?只是陈平安很快就心领神会,懂了,确实是芝麻大小的小事,回头与财大气粗的晏叔叔借一件咫尺物便是。  陈清都不计较陈平安这点小算盘,估摸着这小子有借,至于有没有还,就很难说了。  不过陈清都所谓的长辈缘不错,十分准确,对独子晏啄给予莫大期望的晏溟,于公于私,都不会吝啬一件咫尺物。  晏溟的剑道造诣不高,但是开源挣钱是一把好手,所以看待陈平安,会格外喜欢。这与岳青对这个年轻外乡人的印象改观,还很不一样,晏溟是从一开始就高看陈平安几眼的大族家长。  陈清都看似万事不管,其实晚辈剑修人人在心头。  陈清都突然说道:“你这两把本命飞剑,不仅仅是一攻一守这么简单,与齐狩、高野侯这些同龄人还不太一样,他们的几把飞剑,杀力不小,门道也不浅,只是越往后,只说自身多把飞剑之间串联出来的可能性,就会不如你多。”  需知儒家圣人坐镇书院,山君水神坐镇山水,可高一境。  至于陈平安那把被老人赞誉一句“好一个笼中雀”的本命飞剑,是否拥有这种拔高一境的至大神通,还有待陈平安自己去发现和挖掘。  只要成了剑修,有了本命飞剑,熬过了最难的“无中生有”这一关,以后的修行之路,便有了去谈天高地远、身心自由的底气。  陈清都站起身,笑道:“总算有了点像样的手段。”  即将返回剑气长城,老人转头望向陈平安,问道:“先前被剑意连同光阴长河一起冲涮肉身魂魄,那种形销骨立的滋味如何?”  陈平安也跟着起身,苦笑道:“比以往在家乡练拳,更难熬无数,绝对不想要再来一次了。”  陈清都微笑道:“巧了。”  陈平安额头渗出汗水,板着脸摇头道:“老大剑仙,可以不巧。”  陈清都道:“巧的。”  陈平安认命,无奈道:“前辈说了算。”  陈清都笑呵呵道:“这一次,形销骨立、体魄熔化的过程,会慢上许多许多。”  陈平安颤声问道:“已经是剑修了,为何还要如此?”  陈清都给出一个陈平安打死都想不到的答案:“年轻人的怨气,要不得。”  老人说完之后就消逝不见。  整座宁府斩龙崖和那小凉亭,凭空出现了一座剑仙出剑百年也难破的小天地,陈平安被镇压其中,跌坐在凉亭中间。  从凉亭顶部,剑光如一条流速极其缓慢的古怪大瀑,砸在陈平安头顶,一副金身境武夫体魄,先是整个人如同砸地未破碎的瓷器,将碎未碎,但是出现了无数条龟裂缝隙,尤其是最先“沐浴”在剑意瀑布中的头颅,脸庞,最先遭殃,若是陈平安还能够阴神出窍远游,就会发现自己的真身,当下场景,比那桐叶洲飞鹰堡堡主夫人的那张脸庞,更加惨不忍睹,不但是肌肤,就连那一双眼珠子,都开始缓缓崩裂,最煎熬的地方,在于这种演变,是一丝一毫蔓延开来,如草木生长,与那先前宁府密室内陈平安的遭遇,刚好是一快一慢,两种极端。  而那些瀑布流水触地后,并未冲出斩龙崖和凉亭小天地,反而如一口承载天降甘霖的古井,井水渐深,水位逐渐没过陈平安的膝盖。  这何止是托身白刃里,分明是类似天地接壤的寸寸磨杀。  洗剑洗剑,从来只有剑修洗剑,哪有剑修自己肉身体魄作剑,被拿来洗剑炼化的。  老妪在远处又察觉到了那份天地异象,欣慰道:“不曾想姑爷成了剑修,练剑愈发勤勉了。”  剑气长城那边,左右问道:“如何?”  陈清都笑道:“先有手持长剑,剑尖直指蛮荒天下的畜生老祖,再有以本命飞剑拘押陈清都,你这个当师兄的,还想自己师弟如何?”  左右绷着脸,一板一眼道:“是大师兄与小师弟。”  陈清都啧啧道:“求你们文圣一脉要点脸。”  左右心情大好,这一次是真不计较,不过忍不住皱眉,问道:“既然有了本命飞剑,为何不立即赶来战场?”  陈清都说道:“我求他来,那小子成了剑修,架子恁大,不肯来啊。”  左右开怀笑道:“还是老大剑仙要脸。”  陈清都突然说道:“一场战争,终究不是打架,你那小师弟就比你更懂这点,不过他有些话,我会晚一点再告诉你。”  ————  此次妖族大军攻城,很快就造就出一个极其壮观的大意外。  战场之上,直接矗立起了五座巍峨山岳的实体,依次排开,皆是蛮荒天下的极高山头,这是大妖重光倾力出手的移山神通,经此一役,这头飞升境大妖就直接伤及大道根本,等于退出了此后的攻城战,安心在甲子帅帐内休养生息。迁徙五岳,蛮荒天下需要付出的代价,绝对不仅限于大妖重光的修为折损。  例如原先坐镇这五岳的山神,俱是蛮荒天下的上五境山君神灵,如今都已连同山岳祠,与金身一起融为五岳气运。  若非如此,蛮荒天下的大妖,即便扛得动五岳,也无法破开那道剑气洪流,绝对搬不到此处战场。  虽说这五座山头,相比剑气长城,好似只在半腰,但是对于剑气长城的所有剑修而言,就是天大的麻烦。  妖族不但战场推进更快更安稳,而且凭空出现的五座山岳之上,各有一座宝光流转的护山大阵,大阵当中,皆是早早就在山中布阵的蛮荒天下大修士,亦是等于个个交出去了半条命。大妖重光能够成功将五座大山丢在此处,除了自身修为,还需要第一场揭幕战当中的妖族秘密布局,形成战场地理变化,再加上山上修士的术法、宝物配合,早早就彻底斩断山根水脉,最终合力炼化五山,交付给飞升境大妖重光,才有这等大手笔。  所以代价极大,可只要成了,就该轮到剑气长城的剑修拿性命和飞剑去还债了。  除此之外,那位曾是曳落河水域共主的王座大妖,帝王冠冕的龙袍女子,好像顶替了先前的枯骨大妖白莹,负责最新阶段攻城战。  她化名仰止,在蛮荒天下也不是谁都不清楚她的本命真名,只是有资格清楚此事的,与她俱是相互知根知底的古老存在,知不知道,喊不喊得出真名,意义不大,双方更不会真正搏命,她如今已经将整个连同曳落河在内的所有辖下江河、湖泊,都转赠给了另外一头大妖,但是在交出家底之前,自然有所保留,将数条大江之水截流收入本命物当中。  此刻五岳矗立大地之上,她便亲自坐镇一座山头,她没有现出庞然真身,只是如那游山玩水的大家闺秀,山高人芥子,在其中一座大岳山脚,她笑意盈盈,轻轻弯腰,从龙袍大袖当中,抖搂出了总计五颗碧绿水珠,微笑道:“去吧,山不动水流转,当一回护城河。”  最终五岳山脚皆出现了一条波涛汹涌的江水,刚好环绕五山,水性极凶,煞气冲天,许多战场上侥幸得以残存的孤魂野鬼,原本不成气候,早晚会被剑气炼化,只是当它们投身入水之后,直接成为厉鬼,在江河大水之中游曳不定。  其实在山水相依之前,许多各司其职的剑仙,都几乎同时果断出剑,既有劈山,也为救下许多中五境剑修撤退不及的本命飞剑。  即便剑仙出剑极快,依旧是有百余柄剑修本命飞剑,直接被五座突兀出现的山岳当场镇压,当场粉碎。  若非一位不以杀力巨大著称的剑仙,以本命飞剑幻化出一尊金身神灵,硬生生以肩扛住山岳,成功阻滞其扎根片刻,在那处中五境剑修出剑极多的战场上,损失之大,无法想象。  这一次连那纳兰烧苇都没有留力,一剑递出,纤细如芦苇的那把鲜红本命剑,转瞬即逝,最终化作一头极长的鲜红蛟龙,通体火焰,当它以身躯缠绕住一座大山,身躯陷入大山,不但山上碎石滚滚,草木摧折无数,就连整座山岳都要摇晃起来。  纳兰烧苇的飞剑蛟龙,与巅峰大妖仰止的长河,相互绞杀在一起,蛟龙掀起无数巨浪,拍打山岳。  陆芝几乎同时出剑斩山,岳青,姚连云,李退密也各有出剑。  委实是蛮荒天下这一手,太过后患无穷。  对后续战场走势的影响,极其深远,一着不慎,给了对方好似五座城池的据点,以其余大妖层出不穷的手段,很容易就会以点及面,直接将原本大地战场,变成山岳与城头对峙的险峻态势。  五座山头四周,出现了一位位彩带缭绕、怀抱琵琶的飞天侍女,与世俗女子等高,只是数以万计,故而又是一座额外的护山大阵。  她们各自弹奏琵琶,种种之音,既有婉约旖旎,也有将军卸甲的雄浑韵味,丝丝缕缕的水运灵气,被琵琶声牵引,水雾升腾,最终化作一根根碧绿丝线,掠向高空,与她们衣袂翩翩的众多五彩长带相衔接,就像是为五座山头披上了一件青绿薄纱。  李退密直接问剑于居中山岳,被那帝王冠冕的女子现出一尊漆黑如墨的法相,以手攥住李退密的一把巨大飞剑。  那把飞剑,原本是想要斩杀一些位于山巅妖族修士,被大妖仰止亲自出手阻拦后,非但不忧心飞剑会不会被拘走,伤及剑仙根本,李退密这位晏家的首席供奉,反而凶性大发,祭出了第二把本命飞剑“银线”不说,在山岳与城头之间,拉升出一条长达的银色剑光,直刺那尊法相眉心处,李退密本人更是御风前往,手持长剑,笔直一线,如长虹挂空。  法相何其大,剑仙身形何其小,简直就是蚍蜉撼树。  李退密的神仙眷侣,外加三位嫡传弟子,悉数死于曳落河藩属大妖之手。  反正孤家寡人一个。  此刻不问剑,更待何时?!  那女子妩媚而笑:“大剑仙的胆子,也确实大了些。那就让我让你没胆子好了。”  五座山头,两大护阵,数千位专攻符箓一派的妖族修士,法宝累加千余件,外加仰止亲自坐镇之一。  哪怕是剑仙联袂倾力出剑,如何能够轻松撼动其根本。  左右不管这些,心知那杀红了眼的李退密已经心存死志,要炸毁自身体魄与两剑丸,也要毁去那座居中山岳大半,为失了先机的剑气长城,为身后同辈剑仙赢得一线摧破山岳的机会。一旦任由五座山岳稳稳扎根大地战场,不断形成愈发稳固的山根水运,以后战事,只会更加棘手。  五岳齐全,与哪怕只折损一山的残留四岳,  一场大战,我辈剑仙一个不死,难不成人人壁上观,由着晏小胖子这些晚辈先死绝了不成?  剑气长城万年以来,从没有这样的说法。  左右一剑将那尊漆黑法相劈成两半。  李退密非但没有趁机撤退回城头,反而整个人绽放出璀璨剑光,连同两把飞剑一起撞入那座中岳山巅之中。  “诸位,李退密先行一步。”  仰止皱了皱眉头,身上那件墨色龙袍蓦然飘离身躯,如布遮住盆景,瞬间笼罩住整座山岳,防止那找死剑仙彻底毁掉山岳阵法与山根,如此一来,经不住对方剑仙的连绵攻势,更会让藏在深处的布局谋划,提前浮出水面。山岳齐聚战场,若是剑气长城攻势力度不够大,那己方自然就站稳了根脚,等于将战场一下子向剑气长城推进了数百里,若是剑仙们不死心,又不至于太过出剑决绝,那更好,好似那相互添油,次次投入兵力,次次差了一线,相互损耗,这才是蛮荒天下最想要看到的局势,因为剑气长城那边有资格添油的,肯定是玉璞境剑修起步。  揭幕战,蛮荒天下故意打得不痛不痒,但是这第二场,就要直接打得剑气长城伤筋动骨!直接死掉一拨剑仙!  只是李退密的求死,已经让这位昔年曳落河的女主人十分恼火。  仰止与另外四头隐藏在其余四岳当中的巅峰大妖,心神相通,告诉他们都别着急,尤其是就在中岳山中的那位老人,仰止坚决不许他擅自出手。  更让她感到意外的事情,是那左右救人不成,更是做出了一次无法想象的出剑,在那李退密毅然决然同时自毁金丹、元婴、所有魂魄与两剑丸之后,其实已经被那仰止那件仙兵品秩的法袍压制住声势,不出意外,只会毁去半数护山大阵,对于山根的影响不大,但是左右直接递出一剑,以浑厚剑意破开墨黑龙袍笼罩住的山头,劈斩李退密!  原本一身剑光被墨色龙袍束缚半数的李退密,大笑无声,就此彻底离开人间。  这一击过后,李退密身死道消,两把本命飞剑炸开,声势如雷,一位仙人境剑修,就连魂魄不留丝毫,导致整座山巅都炸烂,不但如此,山巅附近百余位身家性命直接与护山大阵牵连的妖族符箓修士,元婴之下,悉数暴毙,牵一发而动全身,使得整座大岳原本正在缓慢蔓延稳固的山根随之大震。  左右递出在浩然天下注定会惹来无穷非议的那一剑后,更是没有见好就收,选择功成身退,反而一身剑气暴涨,落在矮了一大截的中岳山头上,双手握剑,钉入山巅。  一座山岳,再大又能有多大?当真接住得我左右的剑气?!  大妖仰止心中愤恨不已,倒也果决,竟是舍了一件仙兵法袍不要,也要稳住山岳气运,不但如此,还让那头同样拥有王座、更是她半个道侣的巅峰大妖,依旧不要出手,斩杀左右太难,由着她亲自与左右纠缠便是,其余四岳,必须杀几个类似李退密的大剑仙,不然这第二阶段布局,岂不是沦为天大的笑话。  她现出真身,庞大身躯瞬间游曳登高到了山顶,至于一路过境,会不会碾杀无辜的己方符箓修士,仰止岂会在意半点。  除了这座动静极大的中岳,其余四岳相对安稳,但也只是相对而言。  一直揪辫子玩耍的隐官大人看到这一幕后,神采奕奕,得劲得劲。  她转头遥遥看了眼陈清都。  老人说道:“自己耍去。”  隐官大人双膝微曲,城头传来一阵剧烈震动,小姑娘身姿的隐官大人离城远去。  直接将一座山岳撞穿。  极其纤细矮小的那么个小姑娘,落地之后,拍了拍脑袋上的些许尘土,然后开始在大地上来回飞奔,一次次用脑袋凿开整座山岳山体。  小姑娘每次开山之后,有些灰头土脸,但是随便逛荡,瞧着贼开心。  那两位来自皑皑洲的挚友,完全不像剑仙更似渔翁、樵夫的剑仙张稍和李定,相视一笑。  若是寻常按部就班的攻守厮杀,也就罢了,他们俩多活一时是一时,多杀些畜生,也谈不上问心有愧,良心难安,只是既然对方刚好拿出这山水手段,又岂可让一帮整个天下都没几本书的畜生,赢了声势,专美于前?  不成不成。  故而无需言语,两位剑仙,双方几乎同时御剑离开剑气长城,如两颗急急坠落的流星,挑选了一座山岳,一个落在了山脚,一个落在了半山腰。  世间渔翁喜泛舟,先天亲水的张稍更不例外,只是此生最后一次游山玩水,却也不用那般刻意附庸风雅了。  剑仙张稍直接步入那条曳落河藩属江河之中,微笑道:“皑皑洲剑修张稍。”  而那缓缓登山之后,与张稍背对背各自前行的李定,七窍百骸皆绽放剑光,会心一笑,“巧了,我亦是皑皑洲剑修。”  两位剑仙从容赴死,竟是直接毁掉了整座山岳的山根水脉。  城头之上,老大剑仙眯眼盯住一处,然后向前走出一步。  那位站在甲子帐北边门口的灰衣老人笑了笑,“不着急,你我负责收官即可。只要你不出手,我肯定不出手。反正陈清都的最大本事,也就只剩下看着一个个晚辈死在眼前了。”  灰衣老者望向中岳大妖仰止那边,与她吩咐了一句。  每一座五岳之中,最大杀手锏,纷纷不再隐蔽身形,或是飞升境大妖,或是仙人境剑修,一起离开原先山岳隐秘处,至于山岳能否继续扎根战场,山上数千符箓妖族修士的生死,护山大阵能够支撑多久的剑仙出剑,已经不再重要。  四头大妖齐齐掠向中岳,要与中岳那边现出真身的仰止汇合。  围杀左右!  中岳地界,出现了一位御剑悬停的矮小老者,蓦然十数丈高,眉发皆白,肩扛长棍,缓缓御剑升空,在这期间,每次张嘴一吸,便有数十位琵琶女子被他吞入嘴中,如嚼黄豆。  董三更大笑道:“那小杂毛,。”  陈熙与齐廷济想要跟随董三更一起离开城头。  这三位老剑仙,都曾在剑气长城之上,人人刻下一个大字。  陈清都却说道:“让左右以生死炼剑便是,浩然天下没架打,这里管够。人生太顺遂,太过独来独往,剑术高不到哪里去。”  赶赴战场的董三更,与那个还停留在战场上玩耍的隐官大人,加上左右。  需要对峙仰止、御剑老人两头蛮荒天下最巅峰的大妖,以及其余四头大妖。  墙头之上,晏啄咬着嘴唇,默不作声。  另外一处,程荃和齐狩全神贯注在战场上,没有发现那个陈平安,纹丝不动,满脸挣扎。  当陈平安的这尊出窍阴神行动自如之后,已经晚了。  战场之上,出现了一个比山岳骤现更大的意外。  隐官大人一拳破开剑气,直接洞穿了左右的腹部。  如果不是左右在生死一线之间躲了躲,会被一拳打烂心窍。  已经瞬间退出数里路的左右,被董三更抓住肩头,董三更更是硬抗那长棍老者的倾力一击,带着左右离开战场。  整座剑气长城除了寥寥无几的剑修之外,都错愕不已,被震惊得无以复加。  那隐官大人狠狠吐出一口血水,然后歪着脑袋,望向陈清都,竖起一根中指,“老不死最该死,去死吧你!”  陈清都面无表情,只是看了一眼隐官而已,视线望向董三更与那左右,自言自语道:“左右,你那小师弟,先前就与我说过,要小心那位隐官大人。”  除了董三更之外,就算是陈熙与齐廷济,都要小心,因为陈熙怨气太大,齐廷济野心太大,最重要的,是这两位战功彪炳的老剑仙,都觉得自己对剑气长城问心无愧,却都对整座浩然天下仇恨至极,刻骨铭心。但是他陈平安关于这两位老剑仙的过往,只统计出大小事件三十七件,关键言语六句,依旧未能断言是否会一定倒戈向蛮荒天下,还是需要老大剑仙自己定夺。  大地上,隐官大人招了招手,原本攻伐附近一座山岳的竹庵与洛衫两位剑仙,立即停剑,来到她身边,一起背对着剑气长城,去往蛮荒天下。  剑气长城那边,庞元济摇摇晃晃,最终跌坐在墙头上,这位年轻剑修,不知不觉满脸泪水。 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。  没了那股天地压胜的陈平安终于行动自如,但是既没有去大骂故意隐瞒真相的陈清都,也没有去探望身受重创的师兄左右,世间对错是非,好坏颠倒流转,岂会简单。所以陈平安只是坐在原地,打开折扇,遮掩大半面容,只露出一双眼眸,死死盯住南边战场,缓缓道:“有的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