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章 学生弟子去见先生师父_剑来(烽火戏诸侯)小说在线阅读-UU小说网

剑气长城的秋季,没有什么萧萧梧桐,芭蕉夜雨,乌啼枯荷,帘卷西风,鸳鸯浦冷,桂花浮玉。  却也有那树树秋色,草木摇落,秋夜凉天,城满月辉。  浩然天下,当下则是春风春雨打春联,春山春水生春草,天下同春。  宝瓶洲龙泉郡的落魄山,惊蛰时分,老天爷莫名其妙变了脸,阳光高照变成了乌云密布,然后下了一场倾盆大雨。  三个丫头一起趴在竹楼二楼廊道里赏雨。  黑衣小姑娘身边一左一右,放着一根翠绿欲滴的行山杖,和一条小小的金扁担。身为落魄山祖师堂正儿八经的右护法,周米粒偷偷给行山杖和小扁担,取了两个“小右护法”“小左护法”的绰号,只是没敢跟裴钱说这个。裴钱规矩贼多,烦人。好几次都不想跟她耍朋友了。  可是双方闹别扭那会儿,才刚开始,周米粒就要开始掰手指数数,等着裴钱来找她耍。  陈暖树有些担心,因为陈灵均前不久好像下定决心,只要他跻身了金丹,就立即去北俱芦洲济渎走江。  裴钱换了个姿势,仰面躺着,双手交错当做枕头,翘起二郎腿,轻轻晃荡。想了想,一点一点挪动身体,换了一个方向,二郎腿朝着竹楼屋檐外边的雨幕,裴钱最近也有些烦,与老厨子练拳,总觉得差了好些意思,没劲,有次她还急眼了,朝老厨子怒吼了一句,然后就给老厨子不太客气地一脚踩晕死过去。事后裴钱觉得其实挺对不起老厨子的,但也不太乐意说对不起。除了那句话,自己确实说得比较冲,其它的,本来就是老厨子先不对,喂拳,就该像崔爷爷那样,往死里打她啊。反正又不会真的打死她,挨揍的她都不怕,一闭眼一睁眼,打几个哈欠,就又是新的一天了,真不知道老厨子怕个锤儿。  你老厨子每次出手没个气力,算咋回事。她每泡一次药缸子,得花掉师父多少的银子?她跟暖树合计过,按照她现在这么个练武的法子,就算裴钱在骑龙巷那边,拉着石柔姐姐一起做买卖,哪怕晚上不关门,就她挣来的那点碎银子,不知道多少个一百年才能赚回来。所以你老厨子干嘛扭扭捏捏,跟没吃饱饭似的,喂拳就用心出拳,反正她都是个晕死睡觉的下场,她其实先前忍了他好几次,最后才忍不住发火的。  于是她那天半夜醒过来后,就跑去喊老厨子起来做了顿宵夜,然后还多吃了几碗饭,老厨子应该明白这是她的道歉了吧,应该是懂了的,老厨子当时系着围裙,还帮她夹菜来着,不像是生气的样子。老厨子这人吧,老是老了点,丑是丑了点,有点最好,不记仇。  还有个更大的烦心事,就是裴钱担心自己死皮赖脸跟着种夫子,一起到了剑气长城那边,师父会不高兴。  裴钱翻了个白眼,那家伙又来看竹楼后边的那座小池塘了。  大骊北岳山君魏檗站在了廊道中,微笑道:“裴钱,最近闷不闷?”  裴钱无聊道:“闷啊,怎么不闷,闷得脑阔疼。”  裴钱一巴掌轻轻拍在地板上,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,那一巴掌极其巧妙,行山杖跟着弹起,被她抄在手中,跃上栏杆,就是一通疯魔剑法,无数水珠崩碎,水花四溅,不少往廊道这边溅射而来,魏檗挥了挥手,也没着急开口说事情。裴钱一边酣畅淋漓出剑,一边扯开嗓子喊道:“晴天霹雳锣鼓响唉,大雨如钱扑面来呦,发财喽发财喽……”  落魄山是真缺钱,这点没假,千真万确。  不过这么想要天上掉钱的,应该就只有这个自己都觉得自己是赔钱货的丫头了。  魏檗笑道:“我这边有封信,谁想看?”  裴钱立即收了行山杖,跳下栏杆,一挥手,早已站起身迎接北岳山君的,以及慢悠悠爬起身的周米粒,与裴钱一起低头弯腰,齐声道:“山君老爷大驾光临寒舍,蓬荜生辉,财源滚滚来!”  魏檗笑眯眯点头,这才将那信封以蝇头小楷写有“暖树亲启、裴钱读信、米粒收起信封”的家书,交给暖树丫头。  陈暖树赶紧伸手擦了擦袖子,双手接过书信后,小心拆开,然后将信封交给周米粒,裴钱接过信纸,盘腿而坐,正襟危坐。其余两个小姑娘也跟着坐下,三颗小脑袋几乎都要磕碰在一起。裴钱转头埋怨了一句,米粒你小点劲儿,信封都给你捏皱了,怎么办的事,再这样手笨脚笨的,我以后怎么敢放心把大事交代给你去做?  黑衣小姑娘立即皱着脸,泫然欲泣。裴钱立即笑了起来,摸了摸小米粒的小脑阔儿,安慰了几句。周米粒很快笑了起来。  魏檗趴在栏杆上,眺望远方,大雨急骤,天地朦胧,唯独廊道这边,风景明亮。  三个小姑娘看信极慢,都不愿意错过一个字,也会期待着信上出现自己,哪怕只是一两句话,她们应该都可以开心很久。  裴钱仔仔细细看完一遍后,周米粒说道:“再看一遍。”  裴钱没好气道:“说啥废话嘞。”  翻来覆去看了三遍,裴钱小心翼翼将总共才两张信纸的家书放回信封,咳嗽几声,说道:“师父如何在信上如何说的,都看清楚了吧?师父不让你们俩去剑气长城,反正理由是写了的,明明白白,无懈可击,天经地义,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你们心里边有没有丁点儿怨气?有的话,一定要大声说出来,我身为师父的开山大弟子,一定会帮你们开开窍。”  陈暖树笑道:“我可去不了剑气长城,太远了,离了落魄山去龙泉郡城那边,只是一夜,我就要眼巴巴回山上。”  她是真习惯了待在一个地方不挪窝,以前是在黄庭国的曹氏藏书芝兰楼,如今是更大的龙泉郡,何况以前还要躲着人,做贼似的,如今不光是在落魄山上,去小镇骑龙巷,去龙泉州城,都正大光明的,所以陈暖树喜欢这里,而且她更喜欢那种每天的忙忙碌碌。  周米粒双臂环胸,使劲绷着脸,依旧难以掩饰那份得意洋洋,道:“山主说了,要我这位右护法,好好盯着那处小水塘,职责重大,所以下了竹楼,我就把铺盖搬到水塘旁边去。”  黑衣小姑娘其实如果不是辛苦忍着,这会儿都要笑开了花。  陈平安在信上说了,他在剑气长城那边,与好些人说了哑巴湖大水怪的山水故事!而且听说戏份极多,不是好些演义小说上边一露面就给人打死的那种。我了个乖乖隆冬,那可是另外一座天下,以前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儿。  裴钱嗯了一声,缓缓道:“这说明你们俩还是有点良心的。放心,我就当是替你们走了一趟剑气长城。我这套疯魔剑法,浩然天下不识货,想必到了那边,一定会有茫茫多的剑仙,见了我这套自创的绝世剑法,眼珠子都要瞪出来,然后立即哭着喊着要收我为徒,然后我就只能轻轻叹气,摇头说一句,对不起,我已经有师父了,你们只能哭去了。对于那些生不逢时的剑仙来说,这真是一个可悲可叹可怜的伤感故事。”  陈暖树笑问道:“到了老爷那边,你敢这么跟剑仙说话?”  裴钱一本正经道:“当然不敢啊,我这不都说了,就只是个故事嘛。”  周米粒使劲点头。觉得暖树姐姐有些时候,脑子不太灵光,比自己还是差了好多。  陈暖树掏出一把瓜子,裴钱和周米粒各自娴熟抓了一把,裴钱一瞪眼,那个自以为偷偷摸摸,然后抓了一大把最多瓜子的周米粒,顿时身体僵硬,脸色不变,好似被裴钱又施展了定身法,一点一点松开拳头,漏了几颗瓜子在陈暖树手心,裴钱再瞪圆眼睛,周米粒这才放回去大半,摊手一看,还挺多,便偷着乐呵起来。  陈暖树取出一块帕巾,放在地上,在落魄山别处无所谓,在竹楼,无论是一楼还是二楼,瓜子壳不能乱丢。  裴钱说道:“魏檗,信上那些跟你有关的事情,你要是记不住,我可以每天去披云山提醒你,如今我翻山越岭,来去如风!”  魏檗笑道:“不用。”  裴钱担心道:“真不用?我怕你不上心。”  魏檗转过头,打趣道:“你不应该担心怎么跟师父解释,你与白首的那场武斗吗?”  裴钱一脸茫然道:“啥?白首是谁?我没见过这个人啊?魏檗你在做梦吧,还是我做了梦,醒了就忘啦?”  三丫头捣鼓了那么久,就憋出这么个说法?  魏檗伸出大拇指,赞叹道:“陈平安肯定信。”  周米粒伸手挡在嘴边,身体歪斜,凑到裴钱脑袋旁边,轻声邀功道:“看吧,我就说这个说法最管用,谁都会信的。魏山君不算太笨的人,都信了不是?”  裴钱点头,“记你一功!但是咱们说好,公私分明,只在我的小账本上记功,与咱们落魄山祖师堂没关系。”  周米粒今儿心情好,摇头晃脑笑眯眯道:“嘛呢嘛呢,记个锤儿的功劳,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唉!”  魏檗感慨道:“曾有诗文开端,写‘浩然离故关’,与那圣人‘予然后浩然有归志’遥相呼应,故而又被后世文人誉为‘起调最高’。”  周米粒使劲皱着那素淡的眉毛,“啥意思?”  裴钱说道:“说几句应景话,蹭咱们的瓜子吃呗。”  魏檗的大致意思,陈暖树肯定是最了解透彻的,只是她一般不太会主动说些什么。然后裴钱如今也不差,毕竟师父离开后,她又没办法再去学塾念书,就翻了好多的书,师父留在一楼的书早给看完了,然后又让暖树帮着买了些,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背下来再说,背书记东西,裴钱比陈暖树还要擅长很多,一知半解的,不懂就跳过,裴钱也无所谓,偶尔心情好,与老厨子问几个问题,可是不管说什么,裴钱总觉得若是换成师父来说,会好太多,所以有些嫌弃老厨子那种半吊子的传道授业解惑,一来二去的,老厨子便有些灰心,总说些自己学问半点不比种夫子差的混账话,裴钱当然不信,然后有次烧饭做菜,老厨子便故意多放了些盐。  陈暖树便走过去,给魏檗递过去一捧瓜子。  魏檗道了一声谢,满脸笑意,双手接过,然后背靠栏杆,开始嗑瓜子,与三个小姑娘闲聊起来。其中摊开手心上,瓜子一堆,瓜子壳一堆,大山头变成小山头,小山头变成了大山头,最后变成只有一座山头。  栏外风雨。  廊内和煦。  魏檗知道陈平安的内心想法。  是想要让两位弟子、学生,早些去剑气长城那边看一看,去晚了,浩然天下的人,当真还有机会再看一眼剑气长城吗?还能去那边游山玩水一般,视为浩然天下开辟出来的一处风景院子?  只不过信上虽然没写,魏檗还是看出了陈平安的另外一层隐忧,南苑国国师种秋一人,带着游历完莲藕福地的曹晴朗以及裴钱两个孩子,陈平安其实有些不太放心。可如今的落魄山,几乎算是半个落魄山山主的朱敛,肯定无法离开,其余画卷三人,各司其职,也各有大道所求,至于他魏檗更不可能离开宝瓶洲,所以这么说起来,陈平安真正忧心的,其实是落魄山如今拔尖修士、武学大宗师的缺失,至于已是仙人境修为的供奉“周肥”,陈平安就算请得动姜尚真的大驾,也肯定不会开这个口。  其实如果这封信来得更早一些,就好了。可以与那位北俱芦洲刘景龙同行去往老龙城,再去倒悬山和剑气长城。  魏檗当下心中便有了个打算,准备尝试一下,看看那个神出鬼没的崔东山,能否为他自己的先生分忧解难。  几天后,披云山收到了秘密的飞剑传讯,信上让种秋和裴钱、曹晴朗先行南下,在老龙城等他崔东山。  然后大伙儿一起乘坐跨洲渡船,热热闹闹,去找他的先生。  一听说那只大白鹅也要跟着去,裴钱原本心中那点小小的郁闷,便彻底烟消云散。  ————  原本约好的半月之后再次问拳,郁狷夫竟然反悔了,说是时日待定。  城池这边赌棍们倒是半点不着急,毕竟那个二掌柜赌术不俗,太过匆忙押注,很容易着了道儿。  只是经验丰富的老赌棍们,反而开始纠结不已,怕就怕那个小姑娘郁狷夫,不小心喝过了二掌柜的酒水,脑子一坏,结果好好的一场切磋问拳,就成了唱双簧,到时候还怎么挣钱,现在看来,别说是掉以轻心的赌棍,就是许多坐庄的,都没能从那个陈平安身上挣到几颗神仙钱。  于是就有位老赌棍酒后感慨了一句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,以后咱们剑气长城的大小赌桌,要血雨腥风了。  既然没有茅屋可以住,郁狷夫终究是女子,不好意思在城头那边每天打地铺,所以与苦夏剑仙一样,住在了剑仙孙巨源府邸那边,只是每天都会去往返一趟,在城头练拳许多个时辰。孙巨源对严律、蒋观澄那拨小兔崽子没什么好印象,对于这位中土郁家的千金小姐,倒是观感不坏,难得露面几次,高屋建瓴,以剑术说拳法,让郁狷夫感恩在心。  林君璧除了去往城头练剑,在孙府多是在那座凉亭内独自打谱,悉心揣摩那部享誉天下的《彩云谱》。  林君璧感兴趣的就三件事,中土神洲的大势,修行,围棋。  大势如何,林君璧如今只能旁观,修行如何,从未懈怠,至于棋术,最少在邵元王朝,少年已经难逢敌手。最想见者,绣虎崔瀺。  师兄边境更喜欢海市蜃楼那边,不见人影。  苦夏剑仙也从不刻意约束那个不着调的边境。练剑一事,只要成了金丹剑修,那么脚下便都有了各自道路,只管前行登高便是。  若无此路,怎能结丹。  郁狷夫在这拨邵元王朝的剑修当中,只跟朱枚还算可以聊。  只不过所谓的聊天,其实就是朱枚一个人在那边叽叽喳喳,加上郁狷夫听得不会厌烦。  朱枚还帮郁狷夫买来了那本厚厚的皕剑仙印谱,如今剑气长城都有了些相对精美的刊印本,据说是晏家的手笔,应该勉强可以保本,无法挣钱太多。  今天朱枚在郁狷夫屋子里喝着茶,看着仔细翻阅印谱的郁狷夫,朱枚好奇问道:“郁姐姐,听说你是直接从金甲洲来的剑气长城,难道就不会想着去看一眼未婚夫?那怀潜,其实在你离开家乡后,名气越来越大了,比如跟曹慈、刘幽州都是朋友啊,让好多宗字头的年轻仙子们肝肠寸断啊,好多好多的传闻,郁姐姐你是纯粹不喜欢那桩娃娃亲,所以为了跟长辈赌气,还是私底下与怀潜打过交道,然后喜欢不起来啊?”  郁狷夫说道:“都有。”  朱枚又问道:“那咱们就不说这个怀潜了,说说那个周老剑仙吧?这位老神仙好像次次出手,都很夸张。上次出手,好像就是为了郁姐姐打抱不平,如今都还有很多有鼻子有眼睛的传闻,说周老神仙那次出手,太过凶狠,其实惹来了一位学宫大祭酒的追责。”  郁狷夫犹豫了一下,摇头道:“假的。”  朱枚瞪大眼睛,充满了期待。  郁狷夫说道:“周老先生,积攒了功德在身,只要别太过分,学宫书院一般不会找他的麻烦。此事你自己知道就好了,不要外传。”  朱枚点头。  郁狷夫还是多提醒了一句,“你没能管住嘴巴,一旦被严律这种人听说此事,会是个不小的把柄落,你自己悠着点。”  朱枚只能继续点头。  朱枚突然掩嘴而笑。  郁狷夫正在凝视印谱上的一句印文,便没在意那个少女的举动。  白鹭昼立雪,墨砚夜无灯。  郁狷夫看着这句印文,略微心动。当年曹慈教拳,照理而言,无论曹慈领不领情,她都该酬谢的。  只是也就看看印谱而已,她是绝对不会去买那印章、折扇的。  朱枚实在是忍不住心中好奇,收敛笑意,问道:“郁姐姐,你这个名字怎么回事?有讲究吗?”  郁狷夫继续翻看印谱,摇摇头,“有讲究,没意思。我是个女子,从小就觉得郁狷夫这个名字不好听。祖谱上改不了,自己走江湖,随便我换。在中土神洲,用了个郁绮云的化名。到了金甲洲,再换一个,石在溪。你以后可以直呼其名,喊我石在溪,比郁姐姐好听。”  朱枚轻轻呼唤,俏皮道:“在溪,在溪。”  郁狷夫有些无奈,摇摇头,继续翻看印谱。  “城头何人,竟然无忧”。  “髻挽人间最多云”。  还有不少成双成对的印章,“稽首天外天”,“道法照大千”。  “慷慨去也”,“浩然归也”。  “为君倒满一杯酒”,“日月在君杯中游”。  郁狷夫翻看印谱看久了,便看得愈发一阵火大,明明是个有些学问的读书人,偏偏如此不务正业!  翻到一页,看到那“雁撞墙”三字印文。  郁狷夫想起剑气长城那堵何止是高耸入云的高墙,她竟是有些忍俊不禁,好不容易忍住笑意,板着脸冷哼一声。  ————  陈平安与齐景龙在铺子那边喝酒。  在剑气长城,最暴殄天物的一件事情,就是喝酒不纯粹,使上那修士神通术法。这种人,简直比光棍更让人看不起。  齐景龙依旧只是吃一碗阳春面,一碟酱菜而已。  四周那些个酒鬼剑修们眼神交汇,看那架势,人人都觉得这位来自北俱芦洲的年轻剑仙,酒量深不可测,一定是海量。  说不定真如二掌柜所说,到了那种‘酒桌之上我独坐,其余皆在桌底躺’的境界。  白首喜欢来这边,因为可以喝酒,虽然姓刘的吩咐过,每次只能喝一碗,但是他的酒量,一碗也够他微微醺了。  何况陈平安自己都说了,我家铺子那么大一只大白碗,喝醉了人,很正常,跟酒量好坏没屁关系。  齐景龙欲言又止。  陈平安笑道:“觉得卢姑娘哪怕不说话,但是看你的那种眼神,其中言语,不减反增,所以你有些心慌?”  齐景龙默不作声,瞥了眼酒壶,还真有点想喝酒了。  陈平安微笑不语,故作高深。  你这情况,老子哪里知道该怎么办。  而在此时的浩然天下,一艘从老龙城去往倒悬山的跨洲渡船,船头那边,两位同样青衫的大小夫子,正在默默赏景,一位眉心有痣、白衣如雪的俊美少年,则在跟一个皮肤微黑、手持行山杖的小姑娘,在嬉戏打闹,旁若无人。  少年飞奔躲避那根行山杖,大袖飘摇若飞雪,大声嚷嚷道:“就要见到我的先生你的师父了,开心不开心?!”  小姑娘追着撵那只大白鹅,扯开嗓子道:“开心真开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