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八章 有事当如何_剑来(烽火戏诸侯)小说在线阅读-UU小说网

渡船沿途见闻又有那奇奇怪怪。  有一群彩衣女子修士,在一座云海下荡秋千,她们的欢声笑语,惹来渡船上许多男子修士的大声吆喝,本就是此次擦肩而过,便会今生不见,他们的言语就有些荤素不忌。  结果云海之中缓缓探出一只巨大的蛟龙头颅,吓得船上许多修士呆若木鸡,那头并非真正蛟龙的玄妙存在,以头颅轻轻撞在渡船尾巴上,渡船愈发去势如箭矢。  陈平安记下了这幅画面,返回客房,继续做一件寻常事。  自倒悬山到达桐叶洲后,与陆台分别,陈平安误入藕花福地,带着裴钱和画卷四人一起离开那座道观,陈平安便开始写一些山水见闻。凭借记忆,从离开倒悬山开始,认识陆台,到达桐叶洲,走过扶乩宗喊天街,一直写到了今天北俱芦洲的云中蛟龙推渡船。  桌上纸张分两份。  被陈平安分成了初稿本和抄录本,草稿会有涂抹和修改,反复斟酌推敲,就像一封没有寄出去的信,这封信,写着写着,便有些长。  随后抄录的那份,则显得干干净净,整整齐齐,就像是学生交给先生的一份课业。  有些时候,实在是没有事情可写,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任何有意思的山水、人事,要么就不写,要么偶尔也会写上一句“今日无事,平平安安”。  藕花福地,群鸟争渡,身陷围杀,向当地的天下第一人出拳出剑。大泉王朝边境的客栈,遇到了一位会写打油诗的君子。阴神远游,见过了那位脾气暴躁的埋河水神娘娘,拜访了碧游府,与那位仰慕老先生学问的水神娘娘,说了说顺序。住在了老龙城的那座灰尘铺子,带着越来越懂事的黑炭丫头,去往宝瓶洲东南的青鸾国,那一年的五月初五,收到了人生中第一份生日礼物……  唯一没有提笔再写什么的,是在书简湖当账房先生的那些年。  最后就只有回到了家乡泥瓶巷,独自一人在祖宅点灯守夜的时候,陈平安思来想去,只写下了一句话。  “这些年有些难熬,但过去了,好像其实还好。”  陈平安写完一份,又抄录完一份,桌上分开叠放的两大摞纸张,都是工整的小楷,估计这些字在行家眼中,还是写得很匠气,抛开内容不说,洋洋洒洒三十余万字,翻来覆去,古板严谨,规矩而已。  陈平安收起笔墨,伸出两只手,轻轻按在好像尚未装订成册的两本书上,轻轻抚平,压了压。  暂时无忧,便由着念头神游万里,回神过后,陈平安将两叠纸收入方寸物当中,开始起身练拳,还是那三桩合一。  如今武夫练拳与修行炼气,光阴消耗,大致对半分,在这期间,画符就是最大的消遣。  在陈平安买了两份山水邸报后,就这样一路无事到达了龙宫洞天的仙家渡口。  龙宫洞天与家乡骊珠洞天一样,都是三十六小洞天之列,它是水龙宗的祖宗产业,被水龙宗开山老祖最先发现和占据,只不过这块地盘太让人眼红,在外患内忧皆有的两次大动荡之后,水龙宗就拉上了大源王朝崇玄署与浮萍剑湖,这才挣起了旱涝保收的安稳钱。  水龙宗是北俱芦洲的老宗门,历史悠久,典故极多,大源王朝崇玄署和浮萍剑湖,比起水龙宗都只能算是后起之秀,但是如今的声势,却是后两者远远胜过水龙宗。  由于临水而建的水龙宗设置了山水禁制,渡船之上的乘客,不见水龙宗仙府轮廓,只可以看到大渎之畔,方圆百里地界,水雾茫茫,等到渡船穿过了那片一年四季水气浓郁的云雾大阵,缓缓下落停靠在渡口,才得以瞧见水龙宗的绵延建筑,气势恢宏。  陈平安发现这是第一次乘坐北俱芦洲渡船,靠岸后所有乘客都老老实实步行下船。  想到大源王朝历代卢氏皇帝的跋扈行径,崇玄署云霄宫杨氏的那些事迹传闻,再加上陈平安亲眼见识过浮萍剑湖女子剑仙郦采,就谈不上如何惊讶了。  水龙宗木奴渡,种植有仙家橘树千余棵,皆是水龙宗开山老祖亲手栽种,这位老祖在兵解离世之际曾有遗言,一生庸碌,唯有木奴千头,遗赠子弟。  陈平安一袭青衫背剑仙,腰悬养剑葫,手持绿竹行山杖,缓缓走在这座矗立有牌坊的大渡口,牌坊上横嵌着中土某位书家圣人的亲笔榜书“水下洞天”。大渎流经此处,水面开阔无比,竟然宽达三百里,龙宫洞天就在大渎水下,类似苍筠湖龙宫府邸,不过无需修士避水游览,因为水龙宗消耗大量人力物力,建造出了一条水下长桥,可以让游客入水游历龙宫洞天,当然需要上缴一笔过路费,十颗雪花钱,交了钱,想要通过长桥步入那座传说中上古时代有千条蛟龙盘踞、奉旨外出行云布雨的龙宫洞天,还需要有额外的开销,一颗小暑钱。  这明摆着就是杀猪了。  陈平安一想到从云霄宫杨凝性身上捡来的那件百睛饕餮法袍,便觉得这些神仙钱,也不是不可以忍。  骸骨滩鬼蜮谷,云霄宫杨氏“小天君”杨凝性。  五陵国边境,浮萍剑湖郦采的嫡传弟子隋景澄。  那座仙府遗址,小侯爷詹晴身边的水龙宗祖师堂嫡传白璧。  好像修行路上,那些关系脉络,就像一团乱麻,每个大大小小的绳结,就是一场相逢,给人一种天地世间其实也就这么点大的错觉。  木奴渡熙熙攘攘,喧闹得不像是一处仙家渡口,反而更像是世俗城池的繁华街道。  因为接下来的十月初十与十月十五,皆是两个重要日子,山下如此,山上更是如此。  一个是三大鬼节之一,一个是水官解厄日。  而水龙宗会在对外开放的龙宫洞天,接连举办两次道场祭祀,仪式古老,备受推崇,按照不同的大小年份,水龙宗修士或建金箓、玉箓、黄箓道场,帮助众生祈福消灾。尤其是第二场水官诞辰,由于这位古老神祇总主水中诸多神仙,故而历来是水龙宗最重视的日子。  除了那座巍峨牌坊,陈平安发现此地样式规制与仙府遗址有点类似,牌坊之后,便是石刻碑碣数十幢,难道大渎附近的亲水之地,都是这个讲究?陈平安便一一看过去,与他一般选择的人,不在少数,还有许多负笈游学的儒衫士子,好像都是书院出身,他们就在石碑旁边埋头抄写碑文,陈平安仔细浏览了大平年间的“群贤建造石桥记”,以及北俱芦洲当地书家圣人写的“龙阁投水碑”,因为这两处碑文,详细解释了那座水中石桥的建造过程,与龙宫洞天的起源和发掘。  队伍长如游龙,陈平安等了将近半个时辰,才见着水龙宗负责收取过路钱的修士。  交了十颗雪花钱,得了一块仙橘古木雕刻而成的印章信物,古色古香,篆文极佳。水龙宗修士说是到了桥那一头,交还那端桥头的水龙宗修士即可。  这还是陈平安第一次见识山上仙家的木质印章,印文是“休歇”,边款是“名利关身,生死关命”。  陈平安便询问这些木印章能否买卖。  那位水龙宗女修笑语嫣然,说过桥的橘木印章属于本宗信物,不卖的,每一方印章都需要记录在案。但是龙宫洞天里边有座铺子,专门售卖各色印章,不光是水龙宗独有的仙家橘木印章,各种名石印章都有,客人到了龙宫洞天里边,定然可以买到有眼缘的心仪之物。  陈平安刚想要问龙宫洞天里边的木印,价格如何。  就被后边的人抱怨不已,骂骂咧咧,让他赶紧滚蛋,少在这边调戏仙子。  陈平安只得转身道了一声歉,这才赶紧离开队伍,给后边的客人让出道路。陈平安有些遗憾,仙家铺子的大小物件,贵不说,而且越是大宗门山头,想要捡漏就越难。反而是当年宝瓶洲青蚨坊、蜂尾渡包袱斋这类不大的渡口,还有些机会。  那座桥面极为宽阔的长桥本身,就有辟水功效,拱桥还是拱桥,只是这座入水之桥如倒挂,据说桥中央的弧底,已经接近大渎水底,无疑又是一奇。  上了桥,便等于走入大渎水中。  桥面极宽,桥上车水马龙,比起世俗王朝的京城御街还要夸张。  由此可见,水龙宗光是收取买路钱,每天就要日进斗金。  陈平安抬头望去,大渎之水呈现出清澈幽幽的颜色,并不像寻常江河那般浑浊。  桥长三百余里,所以石桥两端可以雇佣车马,乘坐往来。  大渎和石桥另外一端,水龙宗还有绵延不绝的府邸建筑,两边各有一位玉璞境祖师坐镇,因此被习惯性划分为南宗和北宗。祖师堂选址大渎北方,而水龙宗祖师堂前身,即是济渎三座远古祠庙之一,所以据说北宗子弟一向自视甚高,与南宗同门,两者之间隐约存在着一条无形的界线。  陈平安倒是可以理解,只要不涉及大是大非,这种人之常情的心态,在所难免。  以后卢白象一旦在落魄山之外开枝散叶,说不定也会如此,卢白象的嫡传弟子,若是到了落魄山祖师堂,兴许一样会不太自在。  该如何未雨绸缪,最考验一座山头的门风。  翻书认识古人故事,路上观人即是观己,这大概就是读万卷书、行万里路的宗旨所在。  很多事情,光靠自己去想,再使劲  琢磨也琢磨不出真正的学问来,便是推敲出了道理,难免空泛,如崔东山所说,好道理一拿出肚子,搁在了物欲横流的世道大路上,就要不堪一击,如何不是遗憾。  只是有人经历了很多事情,却没能梳理出一两条脉络来,随波逐流后,以世事如此宽慰自己,虽是无奈之举,终究可惜。  这一切的得失,陈平安还在慢慢而行,缓缓思量。  大渎水中长桥的风光再稀奇,走了几十里路后,其实也就寻常。  哪怕水中长桥的四周,有那亮如萤火灯笼的古怪游鱼,和水神河伯麾下众多阴物的游曳不定,看多了,便会让人失去兴致。  陈平安发现前十数里路途,几乎人人兴高采烈,左顾右盼,凭栏远眺,大声喧哗,然后就渐渐安静下去,唯有车马行驶而过的声响。  陈平安的最大兴趣,就是看那些游客腰间所悬木印章的边款和印文,一一记在心头。  若是之后龙宫洞天里边的仙家橘木印章太过昂贵,自己拣选良木篆刻便是。  行出百余里后,桥上竟有十余座茶肆酒楼,有点类似山水路途上的路边行亭。  陈平安挑了一家高达五层的酒楼,要了一壶水龙宗特产的仙家酒酿,三更酒,两碟佐酒菜,然后加了钱,才在一楼要到个视野开阔的临窗位置,酒楼一楼人满为患,陈平安刚落座,很快酒楼伙计就领了一拨客人过来,笑着询问能否拼桌,若是客官答应,酒楼这边可以赠送一碗三更酒,陈平安看着那伙人,两男一女,瞧着都不怎么凶神恶煞,年轻男女既不是纯粹武夫也不是修道之人,像是豪阀贵胄出身,他们身边的一位老扈从,约莫是六境武夫,陈平安便答应下来,那位公子哥笑着点头致谢,陈平安便端起酒碗,算是还礼。  其实想要观景更佳,更上一层楼,很简单,加钱。  只不过走了百余里,看遍了大渎水下风光,再来额外掏钱,便是冤枉钱了。  当然不把神仙钱当钱的,大有人在。  陈平安喝着酒,默默听着酒客们的闲聊。  纸包不住火,哪怕大篆王朝皇帝严令不许泄露那场交手的结果,可人多眼杂,逐渐有各种小道消息泄露出来,最终呈现在山水邸报之上,于是猿啼山剑仙嵇岳和十境武夫顾祐的换命厮杀,如今就成了山上修士的酒桌谈资,愈演愈烈,相较于先前那位北方大剑仙战死剑气长城,消息传递回北俱芦洲后,唯有祭剑,嵇岳同为本洲剑仙,他的身死道消,尤其是死在了一位纯粹武夫手下,山水邸报的纸上措辞,没有半点为尊者讳、死者为大的意思,所有人言谈起来,更加肆无忌惮。  这座酒楼的风评,几乎一边倒。  哪怕是剑修,都在赞誉那位大宗师顾祐,提及剑仙嵇岳,只有讥讽和愤懑。  顾祐拳法通神,并无弟子传承。  嵇岳却还有一座声势不弱的猿啼山,门中弟子不在少数,只不过猿啼山有些青黄不接,如今已经没有上五境剑修坐镇山头。  嵇岳在世的时候,一位仙人境剑修,就足够。  嵇岳一死,剑仙之名,生前威势,好像都成了不可饶恕的罪过。  有人怒道:“什么狗屁大剑仙,既不敢去剑气长城杀妖,还给一位武夫以命换命打杀了,丢尽了我们剑修的脸面!”  有人点头附和,讥笑道:“都说嵇岳跻身仙人境时日还短,要我看啊,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仙人境,一直就是那雷打不动的玉璞境剑修,嵇岳自封大剑仙的吧。”  有人哀其不幸怒气不争,“虽说对手是咱们洲的四大止境武夫之一,可这嵇岳死得还是窝囊了些,竟然给那顾祐锁住了本命飞剑,一拳打烂身躯,两拳打碎金丹元婴,三拳便毙命。堂堂猿啼山剑仙,怎的如此不小心,没去剑气长城,才是好事,不然丢人更大,教那些当地剑修误以为北俱芦洲的剑仙,都是嵇岳之流的绣花枕头。”  片刻之后,便有与猿啼山有些关系和香火情的修士,愤慨出声道:“嵇剑仙修为如何,一洲皆知,何必在嵇剑仙战死之后,阴阳怪气说话,早干嘛去了?!”  有人啧啧道:“哎呦喂,总算有猿啼山的朋友,站出来仗义执言了。”  有人故意“压低嗓音”,微笑说道:“咱们都小心点,猿啼山大剑仙嵇岳交友广泛,咱们偏偏说这些不讨喜的言语,就会给人打得乖乖闭嘴的,猿啼山的规矩,恁大,出剑,更是贼快,吓死个人。”  很快就有人一唱一和,冷笑道:“怎的,只许说嵇大剑仙的马屁话,还不许咱们这些蝼蚁讲点良心话啦?这猿啼山剑修,好大的架子,好大的威风,就容不得外人说上半句公道话?”  陈平安喝着酒,望向楼外的大渎流水,好似一位千古无言的哑巴老者。  又有人直接拍案而起,“世间哪有如此不堪的剑仙,你们这些嚼舌头的,难道都不用脑子?还是觉得换成自己与顾祐前辈厮杀,便能稳赢了?”  有人立即针锋相对,将手中酒杯重重拍在桌上,大笑道:“哈哈,怎的,老子不是剑仙,就说不得半个道理了?那咱们北俱芦洲,除了那一小撮人,是不是全得闭嘴?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事情?难不成道理也有铺子,是猿啼山开的,世间只此一家?”  陈平安笑了笑。  好像确实很有道理。  为嵇岳和猿啼山打抱不平的少数修士,都憋屈得不行。  更多的人,则十分快意,许多人高声与酒楼多要了几壶三更酒,还有人痛饮醇酒之后,直接将没有揭开泥封的酒壶,抛出酒楼,说可惜此生没能遇到那位顾前辈,没能亲眼目睹那场玉玺江死战,哪怕自己是瞧不起山下武夫的修道之人,也该向武夫顾祐遥祭一壶酒了。  与陈平安同桌三人,只是窃窃私语。  那女子轻声问道:“魏岐,那猿啼山修士行事,当真很蛮横吗?为何如此犯众怒?”  名为魏岐的年轻男子摇头笑道:“其实还好,剑修山头,哪个没点脾气,不过猿啼山比起北边的那座太徽剑宗,口碑是要差一些。”  那老者淡然道:“骂那武夫顾祐,能有什么意思,身为修道之人,骂大剑仙,反过来敬重武夫,才显得出风采。”  女子好奇问道:“骂得最凶的那几个修士,是不是跟猿啼山有仇啊?”  魏岐摇头笑道:“真要结仇,听闻嵇岳死讯,不会在外边流露出来的。心中怀有怨怼,而且会诉诸于口之人,永远不是结下死仇的,而是那些半生不熟的关系,这些人说话,往往最能蛊惑一旁看客的人心。市井坊间,官场士林,江湖山上,不都一样,看多了听多了,其实就是那么回事。”  陈平安看了眼那个魏岐,还有那个欲言又止的年轻女子,便以心声提醒道:“修士耳尖,公子慎言。”  魏岐笑着点头,主动向那位青衫客举起酒碗,以心湖涟漪答道:“理该如此,只管饮酒,不谈是非。”  陈平安微微讶异。  竟是一位境界不低的练气士?  陈平安先前还真没能看出来。  不过其实魏岐心中也有不小的震惊,眼前这位貌似四五境纯粹武夫的背剑游侠,原来也是练气士。  酒楼大堂,几位意气相投的陌路人,都是大骂猿啼山和嵇岳的爽快人,人人高高举起酒碗,相互敬酒。  陈平安甚至能够看出他们眼中的真挚,饮酒时脸上的神采飞扬,并非作伪,这才是最有意思的地方。  陈平安对他们,没有任何意见,人生在世,不合己意,大声道出,少有真正的伤天害理,说完之后,过去也就过去,有了下一场热闹,又是一番可以佐酒的豪言壮语。  陈平安留心的是另外一些人,说话更为滴水不漏,道理没那么极端,透着一股善解人意,更像道理。  世人言语之间,仿佛既有圣贤神灵夜游,也有百鬼白日横行。  山野大妖,行人听说便退让,便也无妨。  河中水鬼多妖娆,摇曳生姿,悄然拽人下水。  二楼那边,也在闲聊山上事。只是相对大堂这边的较劲,二楼只是各聊各的,并未刻意压制身影,陈平安便听到有人在聊齐景龙的闭关,以及猜测到底是哪三位剑仙会问剑太徽剑宗,聊黄希与绣娘的那场砥砺山之战,也聊那座崛起迅猛的清凉宗,以及那位扬言已经有了道侣的年轻女子宗主。  三楼那边,陈平安听到有人在聊买卖,口气很大,嗓音却小,动辄哪笔买卖有了几千颗雪花钱的盈亏。  四楼的言谈,就听不真切了,而且多有术法禁制,陈平安自然不会擅自窥探,耳力所及,能听多少是多少。  依稀听说有人在谈论宝瓶洲的大势,聊到了北岳与魏檗。更多还是在谈论皑皑洲与中土神洲,例如会猜测大端王朝的年轻武夫曹慈,如今到底有无跻身金身境,又会在什么岁数跻身武道止境。  至于顶层的五楼,唯有时不时响起轻微的酒杯酒碗磕碰。  陈平安慢慢悠悠,喝过了一壶加一碗的三更酒,就起身去柜台那边结账,独自离开酒楼。  期间不忘与那三人点头致意,魏岐也笑着还了一礼,轻轻举起酒杯。  陈平安行走在大渎之中的长桥上,远处有一支豪奢车  驾蓦然闯入眼帘,浩浩荡荡行驶于水脉大道之中,俨然权贵门庭出门郊游,有紫袍玉带的老者手捧玉笏,也有银甲神人手持铁枪,又有白衣神女顾盼之间,眼眸竟然真有那两缕光彩流溢而出,经久不散。  这些存在,就是稗官野史记载的那些水仙水怪了,久居龙府,负责掌管一地的风调雨顺。  龙宫洞天的入口,就在五十里之外的长桥某处。  龙宫洞天是一处货真价实的龙宫遗址。  按照碑文记录,此地确有上古水仙居住,蛟龙盘踞。  比起当年那条蛟龙后裔杂处的蛟龙沟,这座龙府就像一座山上府邸,蛟龙沟则是一座江湖门派。  陈平安看到了一座城头轮廓,走近之后,便看到了城楼悬挂“济渎避暑”金字匾额。  最大的这块匾额之下,层层叠叠,又有十数块大家手笔的匾额。  既有符胆灵光千百年不散的符箓仙人手笔,也有蕴藉充沛剑意的剑仙手段。  大概是需要掏出一颗小暑钱的缘故,城门比不得桥头那边的人头攒动。  龙宫洞天这类被宗门经营千百年的小洞天,是没有机缘留予后人尤其是外人的,因为即便出现了一件应运而生的天材地宝,都会被水龙宗早早盯上,不容外人染指。便是水龙宗这条地头蛇,压不住某些过江龙大修士的觊觎,好歹还有云霄宫杨氏的雷法,浮萍剑湖的飞剑,帮着震慑人心。  龙宫洞天在历史上,曾经有过一桩压胜物失窃的天大风波,最终便是被三家合力找寻回来,窃贼的身份出人意料,又在情理之中,是一位声名显赫的剑仙,此人以水龙宗杂役身份,在洞天之中隐姓埋名了数十年之久,可还是没能得逞,那件水运至宝没捂热,就只得交还出来,在三座宗门老祖师的追杀之下,侥幸不死,逃亡到了皑皑洲,成了财神爷刘氏的供奉,至今还不敢返回北俱芦洲。  陈平安刚打算交出一颗小暑钱,不曾想便有人轻声劝阻道:“能省就省,无需掏钱。”  陈平安转过头,十分惊喜,却没有喊出对方的名字。  不过眼神当中,皆是无法掩饰的喜悦。  竟然是本该待在狮子峰修行的李柳。  当年大隋书院重逢,按照李槐的说法,他这个姐姐,如今成了狮子峰的修道之人,每天给山上老神仙端茶送水来着,至于他爹娘,就在山脚市井开了家铺子,挣钱极多,他的媳妇本,有着落了。  陈平安笑道:“好巧。我本来打算走完济渎,逛过了婴儿山,就去狮子峰找你们。”  李柳轻轻摇头,微笑道:“不算巧,我是专程来找你的。”  陈平安欲言又止,所有话语,最终还是都咽回了肚子。  李柳分明是一位修道有成的练气士了,而且境界定然极高。  只不过陈平安的这种感觉,一闪而逝。  李柳取出一块样式古朴的螭龙玉牌,看守城门的水龙宗修士瞥了眼,便立即对这位身份不明的年轻女子恭敬行礼,李柳带着陈平安径直走入城门,沿着一条看不到尽头的白玉台阶,一起拾阶而上。  不知为何,陈平安转头望去,城门那边好像戒严了,再无人得以进入龙宫洞天。  而前方那拨行人,身影小如芥子,渐渐登高。  李柳柔声开口道:“陈先生。”  陈平安赶紧说道:“喊我名字好了,暂名陈好人。”  李柳一双水润眼眸,笑眯起月牙儿。  陈平安也觉得自己有些不要脸了,心里想着是不是再取一个化名,嘴上说道:“那还是喊我陈先生吧。”  李柳点点头,然后第一句话就极有分量,“陈先生最好早点跻身金身境,不然晚了,金甲洲那边会有变故。” 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争取。”  李柳第二句话,就让陈平安直接道心不稳,“先前郑大风寄信到了狮子峰,我便走了趟落魄山,藕花福地如今一分为四,落魄山占了其中一份,那把桐叶伞便是入口,朱敛他们急需将那座暂名为莲藕福地的地盘,赶紧提升为一块中等福地,不然就要荒废,所以需要两三千颗谷雨钱。”  陈平安神色僵硬,小心翼翼问道:“谷雨钱?”  李柳点头道:“谷雨钱。”  陈平安哀叹一声,“我就算砸锅卖铁也不济事啊。”  李柳这才将朱敛那边的近况,大致阐述了一遍。  陈平安这才稍稍松了口气。  能借来钱,好歹也算本事。  与谁借,借多少,怎么还,朱敛那边已经有了章程,陈平安仔细听完之后,都没意见,有朱敛牵头,还有魏檗和郑大风帮着出谋划策,不会出什么纰漏。  关键是这欠债两三千颗谷雨钱的重担,归根结底还是要落在他这个年轻山主的肩头上,逃不掉的。  当然陈平安也不会逃,这会儿已经开始当起了账房先生,重新盘算自己这趟北俱芦洲之下攒下的家当,从捡破烂都包袱斋,所有能卖的物件都卖出去,自己到底能掏出多少颗谷雨钱,撇开那几笔东拼西凑、已经借来的钱,他陈平安能否一鼓作气补上落魄山的缺口。答案很简单,不能。  等到陈平安回过神,李柳便刚好转移话题,“其实骊珠洞天最早的出入道路,与这座龙宫洞天差不多。”  陈平安遗憾道:“我没走过,等到我离开家乡那会儿,骊珠洞天已经落地生根。”  李柳笑道:“坐一会儿?反正我们身后也没人跟上。”  陈平安毫不犹豫就坐在台阶上,摘下养剑葫,喝了口酒,至于以后喝酒,就只能喝糯米酒酿了。  李柳说道:“我有那块玉牌,水龙宗那边就不会有人以掌观山河的神通,擅自查探我们这边的动静。”  陈平安仍是没有多问什么。  对于李柳,印象其实很浅,无非是李槐的姐姐,以及林守一和董水井同时喜欢的女子。  在今天以前,两人其实都没有打过交道。  李柳犹豫了一下,“陈先生,我有一份镜花水月的山上拓本,与你有些关系,关系又不大,本来没打算交给你,担心节外生枝,耽误了陈先生的游历。”  陈平安有些疑惑,思量一番,说道:“没关系,既然是早晚都会知道的事情,还不如早做打算。”  李柳便从袖中取出类似一幅字帖的山上宝物,字帖悬在空中,李柳伸出手指,轻轻一点,涟漪散开,水雾弥漫。  字帖画卷上,便出现了一位正襟危坐的女子。  化名石湫,宝瓶洲一座小门派的女子修士。  来自北俱芦洲打醮山,在那艘已经坠毁在宝瓶洲朱荧王朝境内的跨洲渡船上,担任婢女。  李柳眺望前方,置身事外。  人世间的悲欢离合,见过太多,她几乎不会有任何感触。  镜花水月的最后一幕,是那个自己求死的女子,拿起了一只小心翼翼珍藏多年的锦囊,她皱着脸,好像是尽量不让自己哭,挤出一个笑容,高高举起那只锦囊,轻轻晃了晃,柔声道:“喂,那个谁,秋实喜欢你。听到了么?看到了么?如果不知道的话,没有关系。如果知道了,只是知道就好了。”  陈平安,平平静静坐在原地,一字不落听完了那个故事。  她是秋实的姐姐,名叫春水。  陈平安第一眼就看出来了。  最后陈平安喃喃道: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  沉默许久。  李柳收起了字帖入袖。  陈平安别好养剑葫,脸上好像没有什么悲恸、愤懑神色。  李柳也没觉得奇怪。  李柳只是说了一句貌似很不近人情的言语,“事已至此,她这么做,除了送死,毫无意义。”  陈平安点头道:“一般来说,是这样的。”  李柳问道:“有‘不一般’的说法?”  陈平安没有给出答案,转头说道:“我打算继续赶路,就不逛龙宫洞天了,反正也买不起什么,只是这么做,会不会给你惹麻烦?”  李柳笑道:“陈先生多虑了,在北俱芦洲,我没有麻烦。最少最少,保命无忧。”  陈平安说要赶路,却没有立即起身。  他想起了那副打算以后挂在落魄山竹楼内的对联,上联是那山外风雨三尺剑,有事提剑下山去。  陈平安便将背负在身后的那把剑仙,悬佩在腰间。  这应该是陈平安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佩剑。  以前习惯了只背剑。  李柳问道:“陈先生,该不会这就要直接问剑打醮山、再问大骊王朝、三问天君谢实吧?”  李柳其实不太喜欢用剑的,无论是远古神祇还是当今修士,她都看不顺眼。  陈平安站起身,晃了晃养剑葫,笑道:“不会的,本事不够,喝酒来凑。”  李柳笑着点头,她坐在原地,没有起身,只是目送那位青衫仗剑的年轻人,缓缓走下台阶。  有事当如何?  提剑下山去。  若是世事大过本事,又当如何?不能如何,答案只能先在心中,放在鞘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