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五章 太平山不太平_剑来(烽火戏诸侯)小说在线阅读-UU小说网

破庙所在的山头,雨越下越大,急促敲打在那些大泉北境边军的甲胄上,劈啪作响。  边军所披铠甲多有磨损,布满刀枪箭矢的划痕。  新雨打旧甲。 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为了让许轻舟和徐桐两人能够放开手脚,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,去斩杀陈平安四名扈从,大皇子刘琮已经默然退到半山腰,身边除了数十沙场心腹重重护卫,这些死士披挂甲胄,比围杀破庙的边军更加沉重,属于重步武卒的制式铁甲,还有三名实力超群的随军修士,其中一名温养出凌厉本命飞剑的观海境剑修,一名擅长结阵的符箓道士,一位身穿甘露甲的兵家修士。  刘琮对于陈平安的那颗头颅,势在必得,只是世事怕万一,他可不想在一座无名小山栽跟头。  不知藏匿在何处的那位书院君子王颀,既然愿意亲身参与这场阴谋,那么刘琮对这位德高望重的大泉士林领袖,就不是很信得过了。若非高适真给出的条件实在太诱人,又拉上了许氏将种和草木庵,刘琮还真不敢冒这这么大的风险,他实在好奇所谓的碧游府宝物,到底是多价值连城,才能够让一位书院君子不惜违背良知,住持策划了此次围杀。  虽说王颀事后自有其道理,可以与大伏书院山主解释,说是要抓捕一个假冒太平山祖师堂嫡传弟子的“邪门歪道”,还可以往陈平安头上泼更多的脏水,比如说怀疑这个外乡人是井狱逃逸、换了身份相貌的妖魔巨擘,才必须请出北境五千甲,围困此山。但是刘琮不觉得这是一个如何天衣无缝的解释。  不过这与他关系不大,王颀如今还是大伏书院货真价实的君子,君子一言,世俗王朝的皇帝君主,尚且要听命行事,更何况是他刘琮一个皇子,此次带兵上山,完全符合儒家书院订立的规矩,宰了那个陈平安后,王颀如何给书院一个交代,就不是他刘琮可以掺和的了。  但是王颀秘密离开蜃景城,来到边境找到他之时,已经将御马监掌印太监李礼的一些潜伏棋子,全盘托付给他刘琮,说实话,当时得到那些散落京师各大府邸、大泉地方江湖、山上门派的死士档案后,刘琮大吃一惊,宦官李礼被誉为大泉守宫槐,何时势力如此盘根交错,渗透了整个大泉版图?  王颀作为一位享誉桐叶洲中部的老资历君子,又是为何与一个宫内宦官搭上线?  李礼在朝野上下的名声再好,终究只是个裤裆没鸟的老不死而已,跟你君子王颀相比,云泥之别。  不过李礼死得好,这老宦官很早就对那个绵里藏针的三皇子刮目相看,可怜老三苦心经营十多年,不惜亲身涉险,深入北晋腹地,好不容易接连捣烂了松针湖水神庙和金璜山神府邸,竟然在姚家地头上给人打死了高树毅,连一国之内无敌手的李礼也阴沟里翻船,一着不慎满盘皆输,人算不如天算,果然天命在我刘琮!  可是刘琮在边境征战这么多年,统领十数万精锐边军,沙场上多次亲身陷阵也无畏惧,发现自己今天有些不可抑制的紧张。  ————  破庙前,魏羡依旧如客栈一役,一夫当关,只管守住大门即可,若是有大泉甲士上前寻死,魏羡自然不会客气。  身披甘露甲西嶽,根本就无惧寻常刀弓,由着它们劈砍、射中甲胄便是,然后一拳而已,胆敢欺身而近的甲士,悉数倒飞出去很远,一些靠近庙门的尸体,也会被魏羡以脚尖挑飞。帝王心性,是那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,如今的魏羡,则是所立之处岂容尸体碍眼。  只有偶尔几枝暗藏玄机的特制箭矢,魏羡才会躲避,无一例外,都是林中边关神箭手用强弓拉满,激射而出。  相较于武疯子那边的杀戮,魏羡的出手实则可以用“温柔软绵”形容。  躲闪与近身,环环相扣,只要被朱敛贴身,或是拉近到一臂距离,附近甲士几乎都是惨绝人寰的下场,铠甲破碎,嵌入身躯,血肉模糊,当场毙命不说,死相惨烈。  隋右边所在战场,林中一次次剑光绽放,一剑横扫,往往是数名甲士连同树木一起被拦腰截断,厮杀到最后,隋右边四周数百步,竟是再无一株山林高木。  卢白象那边,一把来自飞鹰堡桓氏祖传法宝的停雪,走走停停,或是踩在树干上蜻蜓点水,身形一闪而逝,唯有停雪罡气流淌的刀锋,在漆黑雨幕中带起一条久而不散的雪白光线。  短短一炷香功夫,大泉边军精锐就已经丢下六百具尸体,这还是因为山林间不宜武卒蜂拥推进的缘故。  一直站在庙门口的陈平安低下头,笑了笑。  地面上蹦跳出一个莲花小人儿,在向他挥动仅剩的那条莲藕小胳膊,咿咿呀呀,然后为陈平安指了一个方向。  陈平安顺着小家伙手指方向,是一座山峰最高处,莲花小人儿的意思是有两个家伙站在那边观战,很厉害,它都不敢太靠近那座山头。  陈平安轻声问道:“那你有没有看到有个头顶芙蓉冠、身穿道袍的年轻人?”  莲花小人儿使劲摇头摆手。  陈平安朝它伸出大拇指,轻声笑道:“去庙里躲着。”  莲花小人儿使劲点头,健步如飞,一个蹦跳,高高跳过门槛,见到了正在打饱嗝的裴钱,它便有些不情不愿,初次见到她,它便不太喜欢,后来大概是没那么讨厌了,偶尔会出现在陈平安身边,有次刚从土中冒头,就给裴钱手持行山杖一棍子敲了下去,它躲得快,在别处探头探脑,裴钱拎着行山杖四处狂奔,结果给它逗弄得精疲力尽,也没能打中一次,最后还被陈平安扯着耳朵走了一里路,疼得她哇哇大哭。  见裴钱鬼鬼祟祟,似乎是想要去拿行山杖,莲花小人儿便有些气呼呼,这次竟是半点不怕她了,走到裴钱脚边,直挺挺躺在地上。  裴钱拿着行山杖,犹豫了半天,瞥了眼庙门口陈平安的背影,终于还是丢了行山杖,蹲下身,笑眯眯道:“你呀,才是个赔钱货,半点用都没有,以后我爹肯定把你卖了换钱哩,到时候我可以买一大堆糖葫芦,啧啧啧,真好吃。”  莲花小人儿生着闷气,干脆侧身而卧,不看黝黑小女孩。  裴钱伸出一根手指,戳了戳小东西的咯吱窝,“小赔钱货,以后你要是当我的小跟班,我就不让爹把你卖了换钱,咋样?”  莲花小人儿连滚带爬,去远处盘腿坐着,像极了陈平安读书时候的模样。  裴钱翻了个白眼,语重心长道:“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多有钱?我有个据说是多宝格的盒子,里头装着好多好多的宝贝,你以后对我放尊重点,晓得不?你要是乖了,做了我的跟班,说不定我哪天大发慈悲,就会从里头拿出一颗漂亮铜钱,学那老魏大手一挥,赏了!”  莲花小人儿面不改色。  裴钱怒道:“你这小赔钱货,咋这么不懂事?信不信等我今天晚上就学会了绝世剑法,你每次冒头都戳得你满头包?你难道不知道我能够看得到你躲在地底下哪儿的?”  莲花小人儿有些畏惧,可怜兮兮转头望向了陈平安。  裴钱立即赔笑道:“逗你玩儿呢,咋这么经不起开玩笑哩?”  庙门口陈平安心思微定。  既然知道了那座山峰上有两人隔岸观火,最少可以心中有数,不怕被杀个措手不及。  他猜测其中一人,极有可能就是那位坐镇蜃景城的书院君子。  正人君子,已经见过,钟魁。  书院贤人的口含天宪,在梳水国剑庄也听说过了。  想必这次不过是遇上了一位伪君子罢了,不用大惊小怪。  学问大小,与道德多寡,还真未必挂钩,更何况书院弟子也在修行,修行路上,越往高处登山做神仙,山上就会风雨更大,自然诱惑多,危险多,始终坚守本心,并不简单。  当初在碧游府,见到了那头与水神娘娘搏杀的河底大妖,就觉得奇怪,为何大泉朝廷会对此妖放任不管。  说不得那位君子所求,早已不在圣贤道理,不再是一心教化苍生向善,而是追求自身的长生不朽,或是其它外物,比如……那枚竹简上“可炼万物”的仙人法诀。  财帛动人心。  长生之欲,让一位上了岁数的书院君子心动,误入歧途,又有什么奇怪。  崔瀺一个巅峰时是十二境仙人的圣人大弟子,不一样走了条欺师灭祖的道路?  但是陈平安最忌讳的,是那个一手让自己身陷险境的“太平山年轻道士”。  正是此人登门拜访骑鹤城驿馆,亲手将祖师堂嫡传玉牌,交到他陈平安手上。  直到刘琮自认为稳操胜券,泄露了一丝天机,陈平安才意识到不对劲。  生性谨慎、处处细心的陈平安,这次之所以栽了这么大个跟头,实在是在这之前,对那座太平山的观感,太好。  背负老大剑仙陈清都的那把长气剑,误入藕花福地,镜心斋童青青和樊莞尔借助那把镜子,神魂体魄合一的女冠黄庭。  陈平安对她印象就很好。  之后便是那位太平山祖师爷老天君,为了斩杀背剑白猿,不惜毁去了护山大阵的两把仙剑,为了救下钟魁残魂,更是不惜跌境。  印象更好。  而最早知道太平山,是与陆台进入飞鹰堡,戳穿破坏了那名金丹邪修的百年谋划,飞鹰堡一切祸事的罪魁祸首,那名以山岳差点镇杀了陈平安的金丹邪修,试图在飞鹰堡堡主夫人的心窍中养出元婴鬼胎。在那之前,追杀这位老金丹的太平山年轻道士,应该就是尚未以谪仙人身份去往福地的黄庭。  更早之前,按照陆台的说法,是太平山一位长生无望的元婴大修士,体魄神魂皆趋于腐朽不堪,自知大限将至,就开始云游四方,想着尽可能为山下做些善事。  不知为何,与扶乩宗一位戾气十足的金丹地仙,起了冲突,双方厮杀得惨烈至极,后者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生机淡薄,竟是位元婴,  被追杀到飞鹰堡前身所在的山头附近,拼着玉石俱焚,动用了扶乩宗的请神降真之法,却没有请下一位神灵,而是以本命精血为代价,施展禁术,招来一头远古魔道巨擘的分身,一战到底,同归于尽。  打得双方脚下地界,阴气汇聚,无异于一座埋骨十数万武卒的战场遗址。  才有了后来金丹邪修顺水推舟的那场阴毒布局。  所有关于太平山道士,无论是耳闻,还是亲见,都让陈平安心神往之。  就连当下卢白象手中那把狭刀停雪,都是那位壮烈战死的元婴地仙遗物。  所以拿到了那块祖师堂玉牌后,陈平安根本没有多想,只当是太平山祖师爷离开驿馆后,起了爱护之心,或是钟魁帮着说情,才有了匆匆忙忙的飞剑传物,交待附近山上道士交予陈平安一块护身玉牌。  现在看来,是陈平安太想当然了。  陈平安摘下那块刘琮所谓“货真价实”的玉牌,材质极佳,短时间内难以炼化为虚或是直接销毁,转身抛给裴钱,“将这块玉牌放入油纸伞内,记得收起伞,别再打开。”  裴钱接住了那块眼馋已久的漂亮玉牌,乖乖照做,手脚伶俐,没有丝毫拖泥带水。  大事不糊涂。  裴钱是不敢,怕陈平安生她的气。  陈平安唯一一次生气,如果不是钟魁求情,她这会儿十有八九还在狐儿镇那破客栈,每天扫地打水,给那个胸脯乱晃荡的老娘们当牛做马呢。  ————  山顶老儒士冷笑道:“给陈平安发现了我们的行踪。”  魁梧汉子浑不在意,“这家伙本来就不简单,碧游府那么大动静,可不就是拜他所赐。不然我家主人,哪里会对付他这么个未成气候的纯粹武夫。主人临行前与我笑言,陈平安腰间的那枚养剑葫芦,只是个小彩头,主人真正看重的,是到底何方神圣,舍得给他一件能够遮蔽天机的宝贝,如果不是太烫手,主人当然是愿意借去一用的,可主人怕他一出手,整个桐叶洲就都要跟着动了,所以想要那我们来探探路,推算幕后之人的身份,若真是某位儒家圣人的大手笔,甚至是那一记专门应对桐叶洲之乱的神仙手……”  汉子很快止住话头,不敢多说一个字。  书院君子王颀问道:“会如何?”  汉子打哈哈道:“给我忘了。”  王颀虽未追问,可心情渐好。  这魁梧壮汉,自认只是一头小妖,尚未金丹的蝼蚁而已。  不过一旦让他入水,战力媲美山上那些道行偏弱的金丹,那还是有的。  今夜这场滂沱大雨,是一场及时雨。  在遇到主人之前,倒也觉得是一方霸主了,占湖为王,领着一群腥臭无比的虾兵蟹将,当着土皇帝,很是威风。后来主人指点了几句,他才有了后来的造化,以上古时代曾是一条通海大渎残余水段的埋河,作为蛟龙走江的路线,果然境界暴涨,若非被那个埋河水神臭娘们拦在了碧游府和水神庙以上河段,就因为一些凡夫俗子的贱命,死活不让他过路,这会儿他早就是金丹境界了,若是再入海,元婴可期!  原本那娘们要是愿意让他顺利走完整条埋河,这就是双方结下了一桩极大善缘,将来他证了大道,不管他是什么性情凉薄、天生暴戾,这份香火情是必须要找机会偿还的,不然天道循环,他之后的修行路上,就会出现种种坎坷。他打破脑袋都想不通,为何那娘们铁了心要阻他大道,真就因为自己害了那些个凡俗夫子的性命,是不是太可笑了?他坚信在这其中,必有不为人知的内幕,说不定沦为他腹中餐的男女,不凑巧与水神庙刚好大有渊源,她才暴跳如雷,一次次做着赔本买卖,与他不死不休。  这么多年双方打生打死,他深知埋河水神娘娘本身修为不高,只是她炼化器物太多,品相太好,硬是靠着层出不穷的兵器,死死压了他一头。后来更是莫名其妙得了两桩大机缘,先是破损金身不但修复,而且金身品秩直接提了一大截,后来碧游府更是一夜间水运昌盛,成了一座灵气盎然的神仙洞府!  王颀所求,正是那门“直指大道”的炼器口诀。  主人早年亲口对他们一君子一水妖说过,是某位上古仙人的大道根本,而且浩然正大,同样适宜儒士修行。  如此一来,意味着阳寿将近的王颀一旦得了仙诀,修行成功,不但可多活,甚至说不定有希望去争一争书院副山主的头衔。  这么多年来,王颀可谓对碧游府软硬兼施,他这河妖祸乱埋河,甚至水淹碧游府,还打坏了那尊水神庙金身,王颀就是希望那水神娘娘知道好歹,能够向大泉朝廷求援,王颀甚至有一次专程离京“游历”埋河水神庙,故意泄露了些许君子神通,可那水神娘娘竟然视而不见!更没有向他这位君子诉苦半句。  之后王颀又施与天大恩惠,竭力要求大泉刘氏皇帝将碧游府升宫,则是希望那位水神娘娘念恩情,主动交出那块祈雨碑上、只有她悟出真意的仙人口诀。  埋河水神依旧无动于衷,甚至扬言非要那位文圣的圣贤书籍,供奉祠庙,共享香火,不然就宁肯守着碧游府那块破匾额。  这个水神娘娘,真是他娘的是油盐不进却脑子进水吧。  ————  破庙山头不太平。  太平山也不太平。  在中土神洲最著名的一条大河之畔,今天也有些不太平。  来了两位远游至此的男女,女子身穿锦缎宫装,虽然帷帽遮掩容颜,可是只看身段及风情,便知必是祸水。  男子身材修长,面容消瘦,身披一件雪白貂裘,腰间悬挂着一只朱红色酒葫芦。  若是陈平安和青衣小童粉裙女童在此,就会发现是当年黄庭国和大骊边境上,与他们风雪夜相逢于山崖栈道的那对主仆。  宫装女子名为青婴。  那次与陈平安三人分别后,峡谷之中,女子现出白狐真身,体型大如山峰,在她面前如同米粒大小的男子,只是轻描淡写喊出她的名字而已,已经生出八条狐尾的女子,便断去一条。  她称呼男子为“白老爷”。  男子此时举头望去,彩云之间有座白帝城,那位魔道枭雄,白帝城城主,被视为公认的天下第一棋手,竖起了一支旗杆,写有“奉饶天下棋先”,至今无人能够让那位城主降旗,何等霸气。  男子微笑道:“可惜没了那座琉璃楼。”  宫装女子柔声道:“老爷,听说那个喜好穿粉色道袍的家伙,对老爷你可是仰慕得很。”  男子置若罔闻,收回视线前,微笑道:“城主不用出城,我只是路过而已。”  宫装女子心情澎湃,与有荣焉!  能够白帝城让亲自离开白帝城之人,千年以来,唯有一人!  就只有文圣那名弟子而已。  咱们白老爷就这么简简单单拒绝了!  男子缓缓行走在这条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大河之畔,轻轻叹息一声,对她说道:“你离开片刻。”  宫装女子心一紧,不敢询问,立即一掠而走。  男子站在原地。  一位儒衫老者满脸肃穆,出现在男子身侧,作揖行礼,恭敬道:“礼记学宫吕玺,见过白老爷。”  男子面无表情。  吕玺。  浩然天下儒家三大学宫之一,礼记学宫的大祭酒!  一位注定要陪祀至圣先师、神像得以立于文庙的儒家圣人。  可就是这么一位几近三不朽的儒圣,对从一路远游、最近是从宝瓶洲来到中土神洲的男子,仍是如此恭谨礼待。  吕玺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开口。  实在是太过为难,相商之事,太过大了。  好像认出他身份后都喜欢称呼“白老爷”的修长男子,自言自语道:“当年我将世间大妖所有真名,告诉那位小夫子,助他铸造九大鼎在世间九座大山之巅,希望双方共处,相安无事。”  “在那之后,天下万妖蛰伏,退居山林,隐世不出,才有了你们人族的登山修道,才有了山上神仙。才有此方天地蔚为大观的美好风物。”  “当年那个刚刚得了人道功德的小夫子,信誓旦旦对我说,先生以礼相待苍生,我儒家必替天下,礼待先生。”  说到这里,男子转头看了眼学宫大祭酒,扯了扯嘴角,“先生二字,如今倒是几乎被你们儒家独占了,呵呵。”  吕玺欲言又止,神色沉重。  男子继续望向那条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滚滚河水,说道:“后来有了搜山图,又后来,浩然天下九座雄镇楼,其中便有了一座镇白泽。你现在走到我跟前,要我去婆娑、桐叶、扶摇三洲,帮你们‘搜山’寻大妖?凭什么,凭当年礼圣的两声先生吗?还是凭你们帮我打造的那栋高楼?容我在浩然天下有立锥之地?”  男子再次转过头,微微加重语气,“嗯?”  吕玺说不出一个字来。  好在那位白老爷露出一个笑意,感慨道:“不过我是信他的,更知他的难处。所以这么多年来,依旧遵循着你们订立的规矩。至于你们啊,太不讲理了。读书人不该如此霸道的。应该以圣贤道理教化苍生,应当春风化雨,润物无声。”  如被中土五岳压顶的吕玺,稍稍轻松了一些。  男子自嘲道:“妖族有我白泽,是大不幸。”  吕玺又开始头皮发麻了。  男子也不愿跟这个晚辈计较,缓缓道:“我这次坏了规矩,擅自离开那栋楼,出去行走天下,就是想亲眼看一看,当年那个小夫子与我描绘的世道,这么多年过去了,到底到来了没有。”  “敢问先生,结果如何?是好了,还是坏了?”  吕玺问话,竟有颤音。  需知白老爷的观感,关系到一座天下,不,是两座天下的走势!  男子微笑道:“我想再看看。”  他最后说道:“可以吗?”  虽然看似询问,却看也不看那位学宫大祭酒,但仅仅是这位白老爷言语之间蕴含的气势,就使得吕玺的方丈神通都遮掩不住气机,一条黄河大水,激荡起伏,大浪拍岸,头顶彩云更是聚散不定,显现出了白帝城的巍峨真容。  吕玺终于沉声道:“可以!”  ————  魏羡依旧牢牢守住破庙门前的那块空地,屹立不倒。  朱敛更加凶悍惊人,受伤越重,杀力越大。  疯魔一般。  所向披靡。  但是剑势大开大合的隋右边,在独自破甲九百、比卢白象要多杀两百边军后,即将换气之时,被许轻舟和草木庵徐桐联手偷袭,可即便如此,隋右边仍是拼着最后一点残余气机,在两人眼皮子底下斩杀了一百二十余披甲边军,这才被许轻舟一刀劈掉头颅,又被不敢掉以轻心的仙师徐桐以压箱底术法,打烂身躯和魂魄,除了一把惨然坠地的痴心剑,世间应当再无负剑美人隋右边。  可就在许轻舟弯腰,正要拾取那件战利品的时候。  破庙门口那边,大步走出一位神色冰冷的绝色女子,正是隋右边!  与陈平安擦肩而过的时候,她冷声道:“已经破一千一百甲了。”  陈平安无奈道:“一颗金精铜钱,都够我在家乡再买一座真珠山了。”  隋右边冷哼一声,心情大恶,一掠而去,翩若惊鸿,伸手向远处随便一抓,痴心剑已经破空而返,被她牢牢抓在手中,一道磅礴剑气直直而去,吓得许轻舟和徐桐左右分开十数丈。  原来大战之前,魏羡所说秘密,是陈平安死则四人皆死,陈平安不死,四人死后,一颗金精铜钱就能重新走出画卷,境界不跌丝毫。  山顶两位仍然袖手旁观的大敌,尚未露面。  陈平安闲来无事,晃了晃手中那根枯枝,既心痛那金精铜钱,又有些想笑,轻声道:“前辈果然道法通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