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一章 槐叶姚_剑来(烽火戏诸侯)小说在线阅读-UU小说网

双方对峙,只是姚家铁骑换成了一位从天而降的陈平安。【】顶点  剑修轻声说了不急二字,那名“扈从”便耐着性子,脚尖捻着泥地,百无聊赖。  那名中年剑修,身穿素白麻衣,一场实力悬殊的厮杀,使得他没有沾染半点血迹。  男子容貌俊逸,只是眼眸狭长,嘴唇单薄,使得整个人的气质略显刻薄。他并无佩剑,一把本命飞剑,与剑客佩剑等长,出窍杀敌之时,如有火龙盘踞,那支姚家铁骑的刀枪与之触碰,根本挡不住一下,好似被刀切豆腐。  他身旁站着的扈从,是一位身材魁梧的纯粹武夫,身披神人承露甲,也就是山上俗称的甘露甲。  陈平安对这类兵家甲丸并不陌生,曾经就从那位古榆国国师身上剥落下一件,后来在倒悬山又购置了一件品秩极高的破碎甘露甲,后被陆台修缮如新,但是一直没有机会穿戴,毕竟陈平安身上的金醴法袍,更加珍稀。  两人配合娴熟,剑修驾驭本命飞剑杀敌,武夫护在剑修身侧,防止姚家铁骑的漏网之鱼,近身搏杀剑修,以及帮剑修遮挡那些手-弩或是马弓的箭矢,好几次箭矢攒射而来,角度刁钻,这名纯粹武夫干脆就以身躯遮挡那几枝箭矢的路线,最后不过是在雪白甘露甲表面,溅起一点火花而已,这点甲丸储藏的灵气损耗,恐怕都不用花费一枚雪花钱,而对方往往要付出一条鲜活性命的代价。  山泽野修,最喜欢富贵险中求,一遇上机缘,就敢铤而走险,那些突然被寻见、发掘出来的上古真人茅庐、仙家府邸、洞天福地破碎后的大小秘境,一经现世露面,必然有野修蜂拥而去,为了争抢一件灵器法宝,打得双方脑浆子四溅,图什么?还不是为了获得这种碾压他人的快感,要么依仗神兵利器杀人,要么凭借护身法宝,刀枪不入,术法不侵,让对手心生绝望。  剑修在战场上闲庭信步,一把飞剑,方圆百丈内,剑光如虹,一条条鲜红流萤的残影。  武夫如影随形,严密护住中年剑修的四面八方。  中年剑修人如其剑,干脆利落,不做丝毫多余举动。  可那魁梧武夫就不同了,本身性情暴戾,又不能放开手脚追杀铁骑,厮杀得不够酣畅淋漓,所以每次剑修重创了姚家精骑,跌落马背,无论是当场毙命,还是,只要在两人行进路线上,就会被他一脚踩烂头颅,或是一脚踩凹骑卒胸膛,模糊血肉和破碎甲胄搅在一起,惨不忍睹。  天上掉下个人?  中年剑修眼拦路之人,停下脚步,以一洲雅言笑问道:“是大泉刘氏的新供奉?”  桐叶洲,山水多阻绝,按照那本神仙书记载,相较于宝**洲,更加十里不同音,百里不同俗。所以各国上层人士,往往精通桐叶洲雅言,尤其是礼部衙门官员,  那魁梧武夫没好气道:“先生费这话做什么,直接宰了便是,不过是个七境以下的武夫,这般年轻的武学天才,杀起来更痛快。”  剑修笑道:“凭空多了一条大鱼,不正合我意吗?”  虽然剑修停下脚步与陈平安交谈,可是剑修的那把飞剑,悬停在姚家铁骑逃亡方向的最前边。  这场追杀,除了先前两人合力偷袭,惊险斩杀掉姚家铁骑的那名随军修士,此后剑修一直就是驾驭飞剑,先杀最外围的姚家铁骑,率先突围之人先死,这就是他的游戏规矩。  老人披挂甲胄与四周骑卒并无两样,应该都是大泉王朝的边军制式轻甲,他捂住腹部,指缝间皆是鲜血,虽然处境凄凉,可老人始终神色自若,并无半点颓丧怯懦。哪怕麾下精锐护着他,死伤惨重,大好儿郎,没有凯旋返乡,甚至没有轰轰烈烈战死边关,而是死于这种肮脏的庙堂党争中。  老人眼眸深处有愧疚和哀伤,但是没有半点流露在脸上。  戎马生涯数十载,见惯了生生死死,加上为将者慈不掌兵,这位权倾南方边境的老将军,镇定异常。  剩下百余姚家铁骑,死死护住老人,并没有因为刺客的强大,便心生怯意。  姚氏治军,法度森严。  例如姚氏子弟,无论嫡庶,年少时就已弓马熟谙,十五岁之后,都要投军入伍,一律从底层斥候做起,姚氏男子,死于边关战事,不计其数。  以至于姚氏寡妇的说法,传遍数国。  陈平安没有转身望向那支骑军,而是问了老将军一个奇怪问题,“将军姓姚?祖上与宝**洲北边大骊王朝的姚氏,可有关系?”  老人皱紧眉头,“大骊王朝?不曾听说。”  老将军稍作犹豫,“不过我大泉姚氏先祖,的确来自宝**洲,但是具体何处,先祖对此讳莫如深,当初命人撰写家谱,只提到了龙窑二字出身,以及一些家乡的风土人情。而且明言不许后世子孙,去宝**洲寻祖访宗。”  陈平安再问:“将军的先祖可曾提及什么街巷名字,或是……一棵树荫茂盛的大柳树?”  老人虽然很想点头,兴许就可以与这个怪人攀上关系,说不定可以赢得一线生机,可是光明磊落的耿直心性,不由得他如此行事,况且涉及祖先籍贯,后世子孙哪里好胡乱攀扯,沉声道:“没有说什么街巷,也没有什么柳树,只说故乡的槐花滋味不错,代代相传,我大泉姚氏祖宅大院,就种植有一棵千年老槐。”  陈平安这才转过头,对那位老人笑着点了点头,“明白了。”  老人愈发疑惑,你这孩子到底明白了什么?  剑修似乎也在等待什么消息,眼角余光一直飘忽不定,仿佛得到了想要的答案,便打趣道:“你们俩拉家常,聊完了没?聊完了咱们就办正事。”  陈平安双手按住痴心剑柄和停雪刀柄上,问道:“是有人花钱买凶-杀人?你们则收钱替人消灾?”  中年剑修一脸无奈道:“你话很多唉。”  陈平安笑道:“不常见的,你们刚好碰上了。”  夹杂在姚家铁骑当中,有一位与老将军面容有几分相似的少年骑卒,看看那个凶神恶煞、杀人如割麦子的剑修,再看看一袭白袍、两袖清风的年轻人,少年边军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。  一名与老将军隔了两个辈分的年轻骁将,总算有机会喘口气,与主公说几句话,先前只能一路逃亡,眼睁睁看着一位位袍泽死于飞剑之下,实在是狼狈不堪,这位及冠之龄的年轻骁将,脸上被剑修飞剑割裂出一道血槽,皮开肉绽,十分凄惨,可是年轻人全然不在意,只是轻声问道:“将军,以那名歹人剑修展露出来的飞剑神通,不应该让我们放出讯号给三爷和九娘的。”  老人一直盯着那个游侠儿的背影,听到身边亲信的问题后,冷笑道:“我们既是目标之一,更是诱饵。”  年轻骑将显然是姚家铁骑的嫡系,知晓许多边军和朝廷内幕,小心翼翼道:“那么朝廷之前秘密借调我们大半数军中修士,去参与金璜府君和松针湖水神之争?”  老将军低声感慨道:“这也算是幕后之人的阳谋了,既能让南边敌国内耗元气,也为我们这次遇袭埋下伏笔。这绝不是一个繁露马氏可以做到的……”  陈平安转头问道:“敢问姚老将军,为何被这两人追杀?”  老人笑道:“可能是沙场恩怨吧。”  这场阴谋,涉及大泉朝堂一些密事丑闻,老人当然不愿多说。  姚家边军,一向对历代刘氏皇帝忠心耿耿,远离庙堂纷争,谁当了皇帝,就听命于谁,不掺和任何风波。  但是最近十年间,出现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意外。  按照祖训家规,姚氏女子,不外嫁世族豪门,只与地方士族通婚联姻。  可是老人的年幼女儿,当年与一位游历边境至此的年轻人,一见钟情,男子也品行、才学俱佳,两人还并肩作战,出生入死过。本该是喜结连理的好事情,成为一对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。只是老人当时恪守家规,不赞同此事,他女儿不愧是姚氏女子,便默默承受下这份相思之情,给那人写了一封绝交信,不曾想那名大泉王朝的头等世家子,竟然再次来到边关,大雪天,堂堂吏部天官之嫡长子,在姚氏祠堂外跪了一天一夜,姚家上上下下,皆动容不已,最后实在是没理由拆散这对鸳鸯,老人就答应了女儿与他的婚事,但是老人这一辈人,没有任何一人赴京参加婚宴,在那之后他女儿也有回娘家过一次。  老人与那位位高权重、执掌天下官吏升迁之路的亲家,更是从无书信往来。  可即便如此“不近人情”,依旧撇不清女子姓姚的事实。  只是一次破例而已,十年后,就带来了家族覆灭之隐患。  先是去年老将军的那位尚书亲家,被庙堂死对头的繁露马氏,暗中指使言官,大肆弹劾,吏部尚书被龙颜震怒的皇帝陛下,狠狠申饬一番,吓得他回到家后,就立即动笔,赶紧上书一封,措辞凄凉,“体态孱弱,垂垂老矣,犹然不如稚童,牙齿所余不过三两颗,与‘鲜’字无缘已久”,主动要求告老还乡。  皇帝陛下不准,但是老尚书在吏部衙门的声势,跌落谷底。  只是这次除了根深蒂固的党争,真正麻烦的地方,还是牵扯到了储君,京城又多了很多不讲规矩的外乡人,位居庙堂要津,推波助澜。有意思的是,三位皇子,都很出类拔萃,各有擅长,放在大泉任何朝代,都是毋庸置疑的太子人选。  京城官员的起起伏伏,边陲将领的东跑西调,让人目不暇接。  连远在南方边境的姚家铁骑,都没办法置身事外,大泉王朝最近这些年的暗流涌动,其中凶险,可想而知。  剑修厮杀只在一瞬间。  那柄悬停在姚家铁骑外围的本命飞剑,从马队中间一掠而过,好在中年剑修为了追求极致速度,拣选了一条路上没有障碍的最快路线,不然恐怕这一剑又要刺透好几颗头颅。  陈平安推剑出鞘,双指并拢作剑诀,驾驭窦紫芝这把耗费家底的法剑痴心,抵御从背后迅猛而至的剑修飞剑。  中年剑修心一沉,年纪轻轻的不速之客,不但是一名剑师,那把佩剑竟然能挡住自己本命飞剑“灯烛”?难不成还是件深藏不露的法宝?不然以灯烛的锋芒,江湖上所谓的神兵利器,根本就经不起飞剑灯烛的一击,可那把佩剑好似连一个缺口都未崩开。  魁梧扈从有些幸灾乐祸,“先生,还不急吗?”  中年剑修并未动怒,微笑道:“试试此人深浅,就当陪他玩一会儿,我有自保的本事。”  “如此甚好!”  身披甘露甲的纯粹武夫,狰狞大笑,一脚踩出一个坑洼,暴起前冲,对着那个年轻人就是五六丈外一拳递出,拳罡汹涌,罡气碗口粗细。  陈平安一手负后,缩在袖中,在驾驭痴心一次次抵御剑修飞剑之际,抬起手臂,以掌心迎向那道拳罡。  五指一抓。  拳罡竟是直接被陈平安捏碎。  魁梧扈从哈哈大笑,倒也没有半点慌张神色,本就是试探性一拳,五成功力都不到,“先生,道行不算浅了!至于到底有多深……”  一身雪白甲胄的汉子轻喝一声,骤然加速前冲,眨眼之间就来到陈平安身前数步外,右手猛然抡起一臂,这一拳递出之时,由于出拳快若奔雷,魁梧汉子的整个右侧肩头,都绽放出雪白光彩。  砰然一声。  依然用手掌挡下了披甲汉子的一拳。  这名刺客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解,眼前年轻人,纹丝不动?  虽然疑惑,但没有耽误抬脚的一记狠辣膝撞,武夫搏杀,尤其是高手之战,念头急转的同时,每次出手还要发乎本能,甚至要快过“心意和想法”,这才算真正登堂入室了。  陈平安背后那只手离开袖子,轻轻一拍眼前白甲扈从的膝盖,使得他身体一个前倾,然后一肘锤在此人胸口。  身披神人甘露甲的魁梧武夫,被一肘打得向后飘荡而出。  只是那一拳犹然被陈平安握在手心,于是被一扯而返,陈平安一拳砸在那人心口外的甘露甲上。  魁梧汉子轰然倒飞出去,摔在十数丈外的地面上。  只是身负兵家甲丸,受伤很轻,只是体内气机震荡更多一些,嘴角渗出一丝血迹而已。  手掌一拍地面,汉子重新起身,吐出一口带着血丝的唾沫,左右咧嘴,埋怨道:“先生,他娘的这家伙到底是剑师,还是横炼体魄的外家拳宗师?”  中年剑修站在他身后,笑容玩味,“你还不许一个武学天才两者兼具啊?”  汉子深呼吸一口气,转头看了眼山坡顶上的魏羡,心情不再轻松,对剑修说道:“那这小子就真是该死了。先生,你玩够了没有,咱们可千万别阴沟里翻船,这家伙可不是一个人来的。”  剑修点点头,“大泉刘氏和姚老儿的香火情,应该就这么点了,既然如此,那就可以开始起网了。”  剑修吹了一声口哨,极其尖锐。  片刻之后,剑修身形往一侧迅猛狂奔而去,一招手,本命飞剑不再纠缠那名年轻剑师,由实转虚,没入他胸前,如鱼线入深潭,转瞬不见,本命飞剑返回窍穴温养。  那身披甘露甲的武夫扈从一愣之后,二话不说就开始跟着剑修逃遁远去。  陈平安虽然不清楚为何两名刺客,为何就此离去,但他没有拦阻。  劫后余生的姚家铁骑,更是蒙在鼓里,面面相觑。  老将军权衡一番,翻身下马,对身边搀扶他的年轻骑将下令道:“派遣一伍斥候出去侦查情况,其余人就地休整。”  五名边军斥候如撒网一般,策马向四面八方游曳而走。  陈平安缓缓走向魏羡和裴钱那边。  姚老将军欲言又止,终于还是没有出声,想要道一声谢,只是刚要开口,就扯动腹部伤口,只得闭嘴,但是对着那个年轻人的方向,遥遥抱拳,算是无声致谢。  对方能够仗义出手,以一己之力拦下两名稳操胜券的刺客,已算仁至义尽,老人可没那脸皮提出得寸进尺的要求。  半炷香后,一支骑军疾驰而至,除了十数骑满身鲜血的姚家边军,更多还是二十余位陌生面孔,不是双眼神光湛然、肌肤晶莹如玉的练气士,就是气势磅礴的武道宗师,这些人众星拱月,严密护着一位身穿锦袍的男子,此人约莫三十岁出头,面如冠玉,显然是这些高手的主人。  临近老人所在的姚家边军,这人摆摆手,很快骑队分开,男子一骑独出,率先来到,勒缰而停,朗声笑道:“姚老将军,所幸我没有来晚。”  老将军正要起身作答,那人已经翻身下马,握着马鞭使劲挥了挥,“老将军有伤在身,不用多礼。”  老人仍是执意起身相迎。  他加快脚步,径直牵马来到老人身前,轻声道:“姚氏这桩祸事,归根结底,还是因我和李锡龄而起,这次我既然刚好在边境,没理由袖手旁观,希望老将军理解,若非情况紧急,我是绝不会露面的。”  老将军转移了话题,沉声道:“殿下千金之躯,岂可轻易涉险。”  男子笑道:“姚将军身为征南大将军,我大泉正二品高官,出生入死几十年,就不值钱了?”  老人苦笑道:“殿下!”  男子挥挥手,笑道:“来都来了,做也做了,姚将军的教训,我也听过了,是不是可以打道回府了?这些刺客,未必没有后手。”  老将军无奈一笑,道:“全凭殿下吩咐。”  男子突然以手中马鞭指向对面山坡,“那拨人是?”  老人解释道:“若非他们拖延时间,我撑不到这会儿。有些墨家游侠儿的风采,殿下不用多想,萍水相逢,咱们不用画蛇添足了。”  男子点点头。  他突然一拍脑袋,赶紧从袖中拿出一只小瓷**,拔出塞子,顿时香气弥漫,倒出一颗墨绿丹丸在手心,递给老人,“这是皇宫里头珍藏的疗伤秘药,老将军吞下即可。”  老人不疑有他,与这位皇子殿下道了一声谢,毫不犹豫便抛入嘴中,吞入腹中。  男子笑意更浓,亲自搀扶老人,走向他带来的一辆马车。  山坡之顶,陈平安目送他们离去。  他拿出那枚兵家甲丸,递给魏羡,后者没有立即接手。  陈平安解释道:“这是兵家甲丸,名为神人承露甲,灌入真气,身上就可以披挂甲胄,跟先前那名武夫差不多,可以自行抵御刀剑和术法。除非被一次性穿透甲胄,或是反复捶打某一处,一般来说,灵气耗尽之前,就是护身符。对付剑修的本命飞剑,卓有成效。”  甲丸的品秩高低,往往跟储藏灵气多寡,直接挂钩。  所以大致三种,被山上戏称为水洼甲,池塘甲,大湖甲。  神人承露甲,位列第三等,几乎都是水洼甲的品相,但是倒悬山灵芝斋售卖的这一件,极为特殊,极有可能是一副祖宗甲,即最早一拨甘露甲,为兵家大师精心打造,可谓寒门贵子了。  魏羡推回陈平安的手,笑道:“无功不受禄,回头我立了功,再拿不迟。”  陈平安笑着收起来。  裴钱满脸期待道:“他不要,送我呗?”  陈平安根本没理她。  此后三人路线,与姚家铁骑不在一个方向上,他们赶往那座依稀可见轮廓的边陲小镇。  路上,魏羡难得多说了几句。  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。  “公子是想做那道德圣人,求三不朽?”  陈平安忍俊不禁,笑着摇头道:“当然不是。”  要是真有此志向,陈平安当初早就认了文圣老秀才当先生了。尤其是桐叶洲之行,使得陈平安愈发坚定。  魏羡又问,“那公子是想谋取大势,争王争霸?”  陈平安哑然失笑,指了指自己,“就我?”  魏羡最后问,“那就是独善其身,证道长生?”  陈平安反问道:“你问这些做什么?”  魏羡闭口不言。  陈平安也不愿多说什么,一行三人就此沉默。【本章节首发.爱.有.声.小说网,请记住网址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