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八章 初一十五,随我除魔_剑来(烽火戏诸侯)小说在线阅读-UU小说网

陈平安手持槐木剑,对着石碑上的白衣女子一剑劈下。  不讲剑法招式,木剑上边,也没有足够震慑阴物的浓郁灵光。  青丝覆面的白衣女子扯了扯嘴角,虽然心存轻视,但是既然那少年能够成功镇压两尊神像,她也不愿意太过托大,陪他玩玩也好,反正城隍阁此处,守住是最好,丢了也无妨,自有高人会再次夺过来。  只见她伸手在腰间迅速一抹,浮现出一把无鞘长剑,剑身呈现出猩红色,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,之前她应该是使用了障眼法。  当她的枯骨手心在抹过长剑的时候,接触到了剑刃,发出一串火石电光。不但如此,她手腕上滑落了一只碧绿镯子,滴溜溜围绕着她飞速旋转,毫无轨迹可循,极其之快,以至于瞬间就看不到镯子,只能看到一阵阵碧绿色的流萤。  世间修士,法宝器物当然是越多越好,这跟老百姓谁也不嫌钱压手是一个道理,可毕竟名副其实的灵器法器,太过珍稀罕见,如果能够侥幸拥有两件,一般都是尽可能追求攻守兼备,一件用来杀伐退敌,一件用来防身保命,进可攻退可守,万无一失。  例如古宅楚姓树妖的那颗兵家甲丸,可以化作一具光明铠,就是防御法宝中的佼佼者。  白衣女子的猩红佩剑,以及碧绿镯子,一攻一守,正是此理。  从背负剑匣的外乡少年,以品相极高的古怪符箓,强势镇压文官神像,再到踩在神像头顶,手持那把出匣木剑扑杀而来,其实只是一个眨眼功夫。  槐木剑转瞬即至。  白衣女子迅猛提剑,简简单单一剑横扫,在她头顶就出现一道猩红剑气,若是少年躲避不及,就要被剑气拦腰斩断。  但是那个少年突然不见了。  方寸符!  白衣女子心知不妙。  叮!  一点金石声毫无征兆地响彻广场。  之后是一连串的敲击声响,细密急促如暴雨水滴砸在屋脊上。  白衣女子脸色微变,腰肢拧动,迅速飞离石碑顶部。白衣红剑,一红一白,围绕着那棵绿意浓郁的古柏旋转向上,似乎在躲避什么。女子已经刻意与碧玉镯子拉开距离,约莫两丈,既能够随心驾驭,又能够避免被殃及池鱼。  是飞剑!  少年竟是一名能够飞剑杀敌的剑修!  什么木剑什么除魔,都是迷惑人心的幌子!真正的杀招,是那把尚未显出真身的阴险飞剑。  小小年纪,心思倒是缜密且歹毒!难怪能够成为练气士中最难修出结果的剑修。  凭借那些连绵不绝的声响,白衣女子心疼不已,镯子再有灵性,也经不起这么一把飞剑如此欺负,无异于一场辣手摧花。  名为“冰糯”的镯子,是老祖宗亲自赐下的一件上等灵器,并不以坚韧牢固见长,主要还是为了抵御那些所谓正道仙师出其不意的杀手锏,毕竟老祖早有预言,此次密谋夺取彩衣国的镇国之宝,必然是一场伤亡惨重的血战,名门仙家的练气士,厮杀拼命的胆子不大,可玄之又玄的秘术神通,和代代相传的法宝器物,层出不穷,不得不防。  白衣女子暂时无法推算出那把飞剑的轨迹,又不敢收回镯子,这让她愤懑至极,第一次生出滔天怒火,若是镯子就此崩碎,那么这趟彩衣国之行,不说其他盟友,她是注定要得不偿失了,哪怕最终大功告成,论功行赏,她拿到手的奖励,恐怕还不如这只镯子值钱。  白衣女子一头青丝疯狂飞舞,露出真容。  竟是那晚湖心高台上,率先登场的彩衣女子,她当时不知让多少胭脂郡男子惊为天人,只恨无法搂入怀中怜爱一番。  如此说来,那个看上去很仙风道骨的老神仙,最少是主谋之一。  但是这伙人如此招摇过市,彩衣国就没有一个修士看穿真相?  站在广场上的陈平安愣了一下,心情沉重,将槐木剑放回木匣,习惯性摘下酒葫芦喝了口酒。  看到少年竟然还有心情喝酒,白衣女子气极反笑,衣袂飘飘,露出手腕和脚踝,皆是白骨。想必白衣下边的“娇躯”,也是如此光景。  唯独一张脸庞,血肉俱在,而且美艳异常。  原来是一位枯骨美人,不对,是枯骨艳鬼才是。  大致确定了飞剑无法突破镯子,近身纠缠自己,白衣女子心中略定,那就擒贼先擒王,先宰了那个少年郎再说,他自己找死,怨不得别人。本来还想着逗他玩一会儿的,哪里想到是这么个扎手的硬点子。  剑修又如何,只要不是那种虚无缥缈的大剑仙,哪怕是中五境靠上的小剑仙,在这座胭脂郡城,只要敢露头就都得死!  无形之中,城隍殿外的这座小广场,分割成了三处战场,两张金色材质的宝塔镇妖符,正在一点点消耗两尊泥塑神像的魔气,碎屑四溅,尘土飞扬,不断传出碎裂声,无论两尊神像如何咆哮嘶吼,镇妖符显化而出的宝塔,闪电交织,如雷部天君手持电鞭,鞭笞邪祟,始终稳稳将它们压胜其中。  再就是陈平安请出山的飞剑初一,这次总算不讲究离开养剑葫的排场了,悄无声息地飞掠而出,神不知鬼不觉,只可惜白衣女子有镯子护身,帮她挡下了一剑穿透头颅的灾殃。初一不知是打出了真火,还是顽劣稚童找到了有趣玩物,再也不理睬陈平安的心意,专心致志纠缠那只碧绿镯子,打铁似的,一下一下,飞剑还故意放慢了飞掠速度,每次牵扯着镯子的运转范围。  最后当然是杀机重重的白衣女子,决意要先解决掉陈平安这位“剑修”。  她手持鲜艳欲滴的猩红长剑,扑杀而下,在此之前,向两座侧殿怒喝一声,早已蠢蠢欲动的阴物女鬼蜂拥而出,一时间黑烟滚滚,遮天蔽日,全部涌向孑然一身站立广场的陈平安。手脚都系挂银色铃铛的少女,本想入场救援,却被陈平安在第一时间就眼神示意,要她别掺和。  少女没有意气用事,老老实实站在第一处战场,只是手舞足蹈,不断摇晃出阵阵清灵铃声,竭尽全力,让金色花朵不断飘出大殿屋檐,哪怕她面无血色,还是坚持帮着陈平安能够消灭一头女鬼是一头。  对于陈平安来说,少女能够这么做,就已经足够了。  陈平安双手迅猛一抡,双臂拳罡汹涌流淌,璀璨光明,正是崔姓老人传授的那一招云蒸大泽式,瞬间外泄的充沛气机,震荡四周,十数头冲出侧殿的狰狞女鬼顿时被一扫而空,她们本就头顶太阳,灼烧厉害,加上这一拳,走的是一夫当关的跋扈路数,无异于雪上加霜,她们长如手指的尖锐指甲,根本无法靠近陈平安一丈之内。  陈平安可不是只有一拳的能耐,身体后倾,脚尖一点,顿时倒掠出去数丈,躲过白衣艳鬼飘落下来的那一剑,枯骨艳鬼亦是如同附骨之疽,脚尖甚至没有触及地面,凌空一点,蜻蜓点水,身体前倾,追随陈平安,一剑直直刺出。  但是在这个间隙当中,陈平安又是双拳一抡,摆出先前那个古意无双的拳架,一下子又将十数头乱窜阴物恶鬼,当场打得魂飞魄散。  满头青丝肆意飘拂的白衣艳鬼厉色道,双脚凌空微步,越来越快,“你真是该死!”  她手中长剑只差几寸就要刺入陈平安心口。  陈平安脚尖一拧,学那小街一战的马苦玄,身体如陀螺旋转开来,恰巧躲过了那一剑不说,还趁机欺身而近,一拳砸向枯骨艳鬼的侧脸,后者竟是能够瞬间化为白雾消散四方,下一刻出现在数丈外,五指一扯,没有跟随她一起消失的猩红长剑,旋转半圈,割向陈平安的胳膊。  陈平安毫不犹豫地用掉最后一张方寸符,刹那之间就再次来到艳鬼身侧,一身磅礴拳罡如烈阳,让那枯骨艳鬼痛苦尖叫一声,顾不得牵引驾驭远处那把长剑,故技重施,再次白雾缭绕,飞快消逝。  陈平安脸色沉毅,心中默念,“初一!”  虽然不情不愿,飞剑初一还是脱离原先战场,一抹白虹划破长空,直刺刚刚现出原形的枯骨艳鬼,碧绿镯子与猩红长剑在她第二次消逝的瞬间,本就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凝滞,像是失去主人心意联系,便有些犹豫不决,  当飞剑初一刺向她眉心处,艳鬼终于彻底惊慌失措,双手护住脸庞,一头青丝疯狂倒卷,遮覆在脸上。  那柄雪白色的袖珍飞剑安安静静悬停在她眼前,没有继续前冲。  但是。  她后脑勺一凉。  枯骨艳鬼像是被仙人施展了定身术,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满脸的匪夷所思,僵硬转头,痴痴望向那个冲向自己的少年,你是剑修也就罢了,为何会有两把飞剑?又为何假装是一位纯粹武夫?  躲得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!  不过即便她已经被飞剑十五从后边一穿而过,陈平安仍是没有半点掉以轻心,再也不管那些阴物的纠缠,任由她们近身出手也不管,陈平安只是以最快速度来到枯骨艳鬼的身前,当机立断,就是干脆利落的一拳神人擂鼓式,一拳到,拳拳到,之后二十拳,打得白衣之下的枯骨一根根粉碎。  最终枯骨艳鬼连同身躯和白衣一起炸裂开来,然后空中飘落一张绘有女子体态的黄符。  当她一死,那些阴物顿时失去了主心骨,纷纷躲入两侧殿内,相当一部分尚未逃回,就已经被太阳曝晒得彻底消亡,这次侧殿内再没有妩媚笑声传出,转为一声声呜咽。  猩红长剑坠落在地,那只碧绿镯子如同迷路之人,在枯骨艳鬼消失的地方,不停缓缓旋转。  陈平安站在原地,既没有着急去逮住镯子,没有伸手去接那张黄符。  环顾四周,再无异样,陈平安拍了拍养剑葫,初一和十五掠入其中。  蹲下身,陈平安仔细凝视着那张黄符。  陈平安捻出张山峰赠送的另一张邪气点火符,放到地面黄符附近,晃了晃,点火符不是没有动静,但是动静极小,只是烧掉了符箓一角,就不再燃烧。  陈平安这才将那张黄符捻起,真正将黄符捏在指尖,陈平安才发现不是普通的黄纸符箓,纸张质地,极为细腻柔滑,而且韧性极佳,估计都不怕青壮男子的用力撕扯。  陈平安想了想,还是将这张美人符箓收入袖中,实则是藏在方寸物当中。  方寸物之所以珍贵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正是能够隔绝与外界的感应,虽说事无绝对,但大体上还是这么个规矩。  当陈平安收起黄符的时候,那只碧绿镯子也主动黏上来,陈平安一手持点火符,发现没有半点动静,就顺势握住镯子,一并收入囊中。只是去捡取那把猩红长剑的时候,点火符稍微靠近,就熊熊燃烧殆尽,陈平安有些犹豫,这把剑肯定能卖不少钱,但是更担心贸然收入方寸物,会不会给飞剑十五造成影响。  最终陈平安拿起长剑,左右张望一番,抬头看着石碑旁那棵古柏,助跑向前,脚尖一点,掠向古柏,暂时将长剑藏在高枝树荫当中。  少女怯生生喊道:“这位神仙……”  陈平安低头望去,少女指了指脚边的地上,泥塑神像已经轰然倒塌粉碎,堆积出一个尖尖的小土堆,有几枚银色碎片在泥土当中熠熠生辉,十分扎眼,更加出人意料的,是一张宝塔镇妖符就那么安安静静漂浮在土堆旁,除了金色光泽略微暗淡之外,并无半点损毁。  另外一处的泥土堆也是差不多的光景,但是不同于武将神像手中的铁锏,在雷电之下消融殆尽,文官神像那边除了金色镇妖符、银色碎片之外,四四方方的精铁官印没了,却多出一只古朴无华的青色小木盒,稚童五指恰好能握住。  陈平安心中泛起惊喜,迅速飘落下去,先将两张金色符箓和总计六枚银色碎片收入方寸物,最后小心翼翼提起那只散发出温暖气息的青色木盒,哪怕只是轻轻握住,陈平安都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心。  将不知装有何物的小木盒收入袖中,却没有藏入方寸物,陈平安松了口气。  一旁少女始终瞪大眼睛,死死盯着这位斩妖除魔、大展神通的“剑仙”。  暗中教她仙术的师父说过,世上有许多修道大成、颜若稚童的老神仙,那才是真正的逍遥仙人,全然不被天地拘束。  章节不完整?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en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网址:http:///閱讀完整章節,請訪問飛速zhongwen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手机请访问:http://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