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感言_剑来(烽火戏诸侯)小说在线阅读-UU小说网

剑来贴吧和圈子那些你有理、我有据的争论,就像落魄山老厨子的油炸溪鱼干,别有滋味,小鱼干正面吃,翻一面吃,都好吃。  文学领域,几乎不存在尽善尽美的作品,不光是作品本身人性深度、思维广度和某些前瞻性远近的关系,还与读者自身的知识架构、逻辑方式以及个人三观与审美,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读者受众越广,称赞会多,贬低也自然尾随而至。  剑来这本小说,当然远远称不上有多好(一半是真心话,因为剑来的对标,存在着不小的个人野心,至于会不会力所不逮,总得试试看。剩下一半当然是作者的自谦啊,剑来当然是极好极好的了,理由很简单,有那十分气力,我就用上了十分气力,更新有偷懒,文字无懈怠,何况剑来当中许多的文字语句,以前的作品写不出,以后的作品也一样不会有了,天地良心,够够的了……)  剑来就目前而言,最让我有成就感的地方,不只在成绩出乎预料,也在在书中抛出了诸多“存在着某些清晰底线”的可能性,仅供读者参考、争论、否定、建议与某种程度上的共鸣。  当读者的评论不断聚拢汇总,形成规模,就是独具一格的气象。  尤其难得的是,不在少数的读者,不但看书仔细,还愿意去多想一些,所以可以在某些脉络上,甚至会比作者更深刻,且更有广度。而这拨读者的评论,就是一种读者对作品的极佳反馈,一种补充,一种无形的缝缝补补,这必然是一种极大的良性循环,当然前提是作者原意去盯着每一条评论,不然作者写,读者说,割裂开来,意义不大,别说是写一本小说,写十年二十年,作者依旧还是只能靠祖师爷赏饭吃、外加努力这种最不起眼也是最珍贵的作者天赋,去辛苦支撑起一部部长篇小说,其实这就失去了一种作者与作品再加上读者的三重成长性。  网络小说的天然短板,就是用稳定的更新以求读者黏性,牺牲的,必然是一部分的逻辑自洽、世界观无缝衔接。  这也是为何剑来六百个章节、平均字数却到了8000字的夸张地步,拆分章节,一个章节三千?甚至是两千?是不是会更好?每天的更新更稳定了,作者是不是有更多的闲暇时间,去沉下心来,认真思考作品走势?我只说我个人的经验,答案是否定。因为人皆有惰性,所以我宁肯保持一天一更的节奏,写完了,就看书去,不写,就请假,那就得乖乖受着读者的反弹,剑来既然是网络小说,烽火既然是一个网络作者,那就应该承担不稳定更新的必然代价,而不是享受着既得成绩,然后在这种事情上与读者太多较劲,毫无意义。  就像书中陈平安所说,无非是我之今日拳法,与昨日拳法分高下而已,我与我周旋久,宁做我。  有太多杂念在书之外,最终损失的,长远来看,只会是作者与作品本身。  一本仙侠小说,追求整体世界的合理性、平衡性,争取与现实生活有些遥远的呼应,有多难?尤其是在这些之外,还要絮絮叨叨讲道理,有多不讨喜?我这个作者会心里没有数?但是写书有一点好,大概也是写小说最爽的地方,就在于作者想要与世界说些什么,读者哪怕看到不喜欢的地方,也就只能捏着鼻子忍着了,至多发发牢骚,真拿作者没辙。  写作其实是一件很自我的事情,自我到了作者都需要与自己作品、所有角色拉开一段距离的程度,只能水到渠成之际,才偶尔沉浸其中,这是收多于放的一种状态,而保持这种状态,才可能让作品更加平稳,世界观架构平稳了,如大地广袤,然后再偶起山峰,高耸入云,才能够让如今越来越挑剔的读者心生异样观感,觉得自己终究是看了一本可能好、可能未必有多好、却好歹是一部“不类他文”的小说。当然,这还是我个人的观点。  这也是为何剑来第一卷被笑称为“噩梦级新手村”、为何会有藕花福地这个地图的原因所在,我不擅长那种螺旋上升模板的地图转换,我更擅长一出场天地是如此、高人是高人、结尾了天地依旧如此大小、高人还是那些高人的横向地图拓展模式,个人喜好,读者有,作者更是如此。  我没觉得两者之间有什么高下之分,而且事实早已证明,前者一直就是实打实的主流,并且获得了极大的成功,网络文学以后的回头再看,若是将来再有专业人士会做些脉络梳理,这条主流,必然绕不过躲不掉,可以拿出来放进网络文学史的作者,也绝对不止几个、十个作者,记得有次文学周,我在台上说了句可能很有客套话嫌疑的话,大致意思是说能够认识在座这么多的作者大大,是我的荣幸。但其实真不是什么客气话。  我最反感的两件事,一个是纯文学领域的某些半桶水,竟然敢说我没看过网络小说、但是网络小说全是垃圾这种话。与这种根本逻辑有了问题的人,只能是难聊就不聊。  第二件事,就是一小撮读者,说其他读者,说那些能够从网络文学里边学到道理的人,很可笑。什么时候道理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东西了?天底下只要不是走极端的道理,不要一味照搬,书里书外,哪里看不到人生,学不到道理?  所以说,其实作者也是有不少牢骚话的。  再说点题外话。  我最希望的剑来读者,是那种“我知道剑来好在哪里、不好在哪里,可我还是喜欢这部作品”的读者。所以我一直想跟你们说句,“烽火这个作者没什么好的,也就作品还可以”。  以前现在,还有以后,对作者这个人而言,根本不用有多喜欢,毛病一大堆的臭文青写手,大家默默看书就足够了。  如果,我是说如果,将来哪天烽火这个作者有了些成绩,尤其是到了必须被舆论消费一波的时刻,那么我希望到了那一天,若是称赞多些,大家那就会心一笑,无需附和。若是贬低更多,从书到人再到书,一棍子敲下,打得还不轻,那么大家更无需与人争执,根本不用觉得要为烽火说几句话,青山常在水长流,人设什么的,本来就是最傻逼的玩意儿,一个作者能长长久久与人言者,唯有作品。